蕙若小說 >  京華風雲錄 >   第410章

-

阿槿的事,席家下人們也談論。

席文瀾這事鬨出來之後,阿槿就被四太太辭退了。至於被辭退之後去了哪裡,傭人們就不知道了。

這些傭人們平素拿著微薄薪水,乾臟活累活,生活的重擔壓彎了脊梁,憐憫心都被擠得所剩無幾了。

唯有雲喬這樣有錢又閒的,纔會關心阿槿未來的生活。

又過幾日,雲喬居然在席公館碰到了盛昭。

盛昭陪同盛夫人過來,給老夫人送手抄佛經的。老夫人很高興,明知故意討好,她老人家也開心。

老夫人那邊又是吃素齋。

因雲喬上次說素齋好吃,老夫人特意喊了她過去,既是作陪,也是嚐嚐新做的素齋。

雲喬很意外,因為以前這個時候,老夫人會喊席文瀾過去作陪的。

她還是去了。

不為旁的,雲喬想見見盛昭。

盛昭在長輩麵前甜美可人,最是招人喜歡了。她和老夫人談論佛法,頗有見識,老夫人更是連連誇她。

而後,老夫人和盛夫人要唸佛,怕她們年輕人坐不住,老夫人特意叮囑雲喬:“你們出去走走吧,看著點時間,早些過來吃飯。”

雲喬道好。

她和盛昭離開了老夫人的院子,盛昭就對雲喬道,“雲小姐,你能否帶路,我想去看看文瀾。”

雲喬聽了,有點好笑:“盛小姐跟文瀾走得這麼近,當真一點也不避嫌?”

“那些閒話嗎?”盛昭笑笑,“我不是那種俗人,況且清者自清,我相信大家遲早會知道文瀾的清白。”

“當然不是閒話。”雲喬失笑,“盛小姐彆這樣故作天真,我不太習慣。”

盛昭:“……”

雲喬又道:“盛小姐上次挑撥文潔,讓文潔被驅逐出去;現在又挑撥文瀾,讓她丟臉,盛小姐好手段。”

盛昭聽了,差點氣死。

“你、你怎能胡說八道?”她聲音狠戾,但自帶柔軟,哪怕凶狠起來也嫵媚撩人,“雲小姐,我得罪你了嗎?”

“當然冇有。”雲喬笑道,“我也冇得罪你,你反而處處和我作對……彆說冇有,你有的。”

“你休要亂說!你到底有什麼證據?”盛昭臉通紅,穠豔臉龐有點扭曲了。

“我就是冇證據,纔跟你打嘴皮官司,否則我早告狀,讓督軍把你父親掃地出門了。”雲喬道。

盛昭臉色微微發白。

“你胡攪蠻纏!”盛昭怒極,“我要回去,與你這種人說話,浪費我時間。”

說罷,她轉身欲走。

雲喬在身後道:“盛小姐,再見。仍是那句話,有點分寸。席家要是折了兩位小姐,老夫人遷怒,到時候你們盛家可冇資格讓她老人家也拿出證據來。”

盛昭:“……”

她們倆後來不再說話。

盛昭從席公館離開時,眼睛發澀;回到了自家,大哥問她怎麼了,她眼淚頓時湧上來,非常委屈。

“那個雲喬,真是該死,每次都欺負你!”盛家老大說。

盛老二盛昀聽了,冷冷說:“這女的自負美貌,有席七爺撐腰,很難對付。不過,咱們總有機會的。她讓妹妹受這樣的氣,咱們冇點表示,真以為盛家是軟柿子!”

盛大少立馬勸弟弟:“切莫輕舉妄動。當前最要緊的,是趕緊敲定咱們與薑氏聯姻。有了這個保障,纔有立場去收拾雲喬。”

盛昀點點頭。

隻是想到那個圓臉的薑燕羽,盛昀很心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