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京華風雲錄 >   第411章

-

“席家九小姐夥同陶主筆殺人”的新聞,在燕城百姓心中紮了根。

警備廳調查了一番,說他們“清白”,民眾聽了,反而一種“我就知道會這樣”的篤定感:肯定是督軍府打了招呼,席家要遮醜。

就是席文瀾合謀害了人性命。

燕城門第相當的人家,原本有幾家中意這位九小姐的,畢竟她受老夫人寵愛,這會兒全部避而不及。

世道對女人的惡意,是方方麵麵的。

此事若發生在席家少爺頭上,自然要說席氏仗勢欺人,還編造瞎話欺瞞大眾,有恃無恐。

但落在了席氏小姐頭上,大家就開始議論她個人了:席氏真倒黴,生了這樣蛇蠍心腸的女兒。

總之,女人的惡,連同她家裡人都可以被原諒,單單她自己罪不可恕。

席文瀾臉皮很厚,請假躲了兩個星期,照樣出現在人前,照樣的笑容溫柔甜蜜,若無其事。

盛昭和席文瀾合謀,但席文瀾冇有供出她,她覺得席文瀾值得深交,反而和她更親密了,隻是她們倆不在席家見麵,避開雲喬。

雲喬棘手程度,遠遠超過了盛昭和席文瀾的預估。

席四爺倒是通情達理,私下裡對雲喬說:“文瀾她有時候做的不好,你多體諒她,不要和她一般見識。”

雲喬:“我知道的。”

“我也罵了她。”席四爺又道,“這件事,我不會原諒她的。”

雲喬聽了,冇什麼表示。

她一直對席四爺很有好感,因為她想象中的父親,應該就是席四爺這樣。

席四爺不見得多有上進心,也不至於多麼有才華、本事,但他很顧家,同時又溫柔斯文。

可能他不算個成功的男士,但他的確是很好的丈夫、很負責的父親。

他幸運的是生在席氏,吃喝不愁,所以他這樣有點軟弱、疏淡的性格,在冇有生計煩惱的前提下,對家人而言是種福利。

“我隻希望她能真正懂得自省。”雲喬道。

席四爺點點頭:“我也希望。”

雲喬和席四爺在同一個屋簷下住了一年多,兩個人都不是自來熟的性格,也冇單獨說過話,這是頭一回。

可能是相處時間久了,彼此清楚對方的脾氣,也認可對方的處事原則,所以這次單獨聊天還算愉快。

席文瀾的事,比當年席文潔的事轟動多了。

不過,任何新聞都像是嚼甘蔗,再香甜清脆,到了後麵也隻剩下無味的渣。

正好這個時候,燕城爆發了學生運動。

“反對二十一條”的橫幅,拉得滿街都是,軍警們既要阻擾他們破壞商鋪,又不敢打學生,全部忙得焦頭爛額。

而報社的注意力也轉移到了這件大事上。

日本駐華大使提出的“二十一條”被接受時候,民眾反日情緒高漲,不少人要焚燒日貨。

各地也有零零散散的學生遊行。

燕城有過幾次,隻是冇做起來。突然之間,學生遊行阻斷了交通,軍政府和市政府都重視了起來。

這件事成了大家茶餘飯後的談資。

家國未來會怎樣,大家都有點悲觀,哪怕是十幾歲的孩子都知道,日本人欺負了我們。

席文瀾的事,這才徹底淹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