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京華風雲錄 >   第412章

-

席文瀾之事,從二月初鬨到了二月底,是整個二月最熱鬨的話題,衍生出了很多無中生有的閒話。

席家上上下下都被席文瀾丟儘了顏麵。

督軍夫人和郝姨太原本還以為席文潔已經夠丟臉的,殊不知和席文瀾相比,席文潔既保全了自己,也冇給席家抹黑。

開春時節,是河豚最肥美的時候,有人給督軍府送了不少。

督軍夫人雖然給席公館送了幾筐,卻接了老夫人去督軍府享用。

這是有什麼話要說,避開席公館的耳目。

“娘,要不要也送文瀾出去唸書?”督軍夫人問她。

老夫人最疼席文瀾,否則督軍夫人早就出手了,也不會特意問過她。

席文瀾這次不僅僅給席家抹黑,也惹了眾怒。民眾根本不相信警備廳的調查結果,所以最好的辦法是席家“知恥”,自己處罰席文瀾。

任由她若無其事,民眾的“正義感”得不到滿足,就會記恨軍政府。

民心向背,將來要付出更大代價。

席家得拿出個態度,這也是席督軍的意思。

況且,把此事搞大,有席蘭廷的手筆。他不在中間推波助瀾,這件事也不會鬨成這樣。所以,席督軍不好親自出麵說什麼。

萬一冇談攏,這件事後續就難辦了。

“不必。”老夫人口吻卻閒淡,毫不動容。

督軍夫人給郝姨太使了個眼色。

郝晚雲給老夫人盛了一碗鮮筍火腿湯:“您嚐嚐這個,都是新鮮東西,好消化。”

老夫人嚐了口,誇鮮美異常。

郝晚雲又道:“老夫人,您是不是疼愛文瀾,捨不得她?”

老夫人聽了,歎了口氣:“你們是打定主意不肯叫我好好喝碗湯。”

這話說得督軍夫人和郝姨太都繃直了後背,很是忐忑。

老夫人說完,自己又苦笑了下。

“我冇老糊塗。文瀾那孩子,既愚蠢又狡詐,隻會做表麵功夫,又不勤快,我喜歡她什麼。”老夫人說。

督軍夫人和郝姨太震驚不已。

老夫人話到了這裡,又歎了口氣:“是小七,他讓我多給文瀾一點好處。”

督軍夫人和郝姨太一時冇了話。

郝姨太不明所以,督軍夫人也不太清楚內幕,但統一都知道,席督軍對七爺的態度,絕不是兄長對弟弟的態度。

就連老夫人,她偶然對七爺流露出來的一點恭敬,也叫人摸不著頭腦。

督軍夫人和郝姨太兩個女人都精明,饒是不懂,也冇多問,跟著尊重七爺即可。

“那七爺到底什麼意思?”郝姨太又問,“他若是看重文瀾,那他這次給文瀾下拌子又是為何?”

老夫人:“他倒也不像是看重文瀾,而像是……捧殺文瀾。”

庶子生的女兒,老夫人難說多疼她,連她爹,老夫人也不過是情麵上的功夫。

大家族孩子多,而一個人的感情,又不能分給那麼多人。

席文瀾從小是個悶葫蘆,根本不討人喜歡。小孩子機靈乖巧的纔可愛,成天又悶又笨拙的,看著還不夠生氣。

而她從日本回來,席蘭廷就讓老夫人多關照她。

席文瀾拙劣的巴結,老夫人照單全收。一瞬間,九小姐成了席公館的紅人。

她若是悶聲不響,冇人留意到她;她成了老夫人跟前的紅人,多少人嫉妒,一雙雙眼睛不由自主盯著她。

老夫人冇問過緣故,卻下意識覺得,席蘭廷要的就是這個目的。

她還以為,席蘭廷很喜歡這侄女,然而幾次發現,他態度冷淡得很。

若雲喬不來,老夫人以為席蘭廷待所有人都那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