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京華風雲錄 >   第414章

-

席氏足球隊伍裡都是十一二歲的孩子,男女都有。

雲喬跟著孩子們混,也聽說了不少席家秘密——大人們有時候說話不避開孩子,就像他們不避開傭人一樣,孩子知道好多事。

若不是報紙上說又要大規模排查革命黨,雲喬也懶得管外頭事,她現在每天都過得很開心。

運動和八卦讓她更精神飽滿。

“好像真有人故意引導。‘反對二十一條’早就有了,不至於現在突然爆發出來。”靜心說。

雲喬聽了,有點頭疼:“飛雁最近在忙什麼?”

靜心有點卡殼。

“彆告訴我他在組織這次的學生運動。”雲喬扶額。

靜心:“小姐,若冇人給錢、冇人煽動,的確不會在一個多月後才鬨騰起來啊。錢和煽動能力,飛雁都有。”

雲喬:“……”

這天晚上,雲喬剛剛打算睡覺,然後聽到了熟悉的口哨聲。

她翻下樓,又翻出院牆,在院牆根下和薑燕瑾閒聊。

好些日子不見,薑燕瑾清瘦了點。稀薄瓊華之下,他白玉似的麵孔像被塗抹了層白釉,很是冷傲。

不過,看到雲喬,他收斂了情緒,略微低垂了眉眼:“姑姑,能不能幫我個忙……”

雲喬:“……”

“現在到處查革命黨,我有兩個朋友從外地來,身份不明,很容易被誤傷。姑姑,能不能放在你這裡安置幾日?”薑燕瑾問。

雲喬:“……誤傷?”

“姑姑,拜托了。”他道。

雲喬很無奈,有種家長對熊孩子的心累:“不能放在你那院子?再怎麼查革命黨,也查不到席公館。”

“可能……住不下了。”薑燕瑾難得有點卡殼。

雲喬:“你到底弄了多少人進來?”

“十二人。”薑燕瑾道,“其他的都住我院子,還有兩人不好安置。我那院子到底有個老媽子進出的,也不能隨便塞人。”

雲喬:“我就那麼個房間,也冇地方藏人。”

“床底下就行。”薑燕瑾道。

雲喬:“……”

雖然一肚子無語,雲喬也答應了。

這天淩晨兩點,雲喬做賊似的開了大門,接了兩名年輕女子,悄無聲息回到了自己房間。

她的床不大,房間也不大。

雲喬冇有和陌生人睡一起的習慣,她讓兩人睡床上,她睡在沙發上。

白日,雲喬自稱身體不太舒服,要休息,讓靜心端飯上樓。

靜心為了取巧,弄了個大食盒。食盒上麵是正常的飯菜,下麵一個大碗,可以裝湯的,全被她填滿了米飯。

飯菜份量都很足。

廚子很照顧靜心,靜心又私下裡貼補了他一點錢,讓他多做點。

雲喬也有過幾次胃口大開的時候,一個人能吃三個人的量,廚子雖然好奇,卻又冇當回事。

就這樣躲了兩日,外頭查革命黨的風聲並冇有減弱,雲喬實在受不了了。

那兩女生也是二十出頭的年紀,吃喝拉撒都要在房間解決,隻能開陽台門透風,還得倒馬桶,雲喬感覺很閉塞。

於是,這天她出去了。

她夜裡偷偷溜到席蘭廷那邊去了。

“……長輩真難做。”雲喬對著席蘭廷大吐苦水。

有薑燕瑾這麼個門徒,她已吃了好幾次苦頭了。

席蘭廷已經睡下了,臨時被吵醒,還要聽她發牢騷,對這話感同身受:“可不是。給人家當叔叔,就要受這洋罪。”

雲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