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京華風雲錄 >   第415章

-

兩人各自委屈,雲喬還是死皮賴臉在這裡住下了。

“我今晚要穿睡衣。有彆人在,我夜裡睡沙發,腿伸不直,也不好穿睡衣,可累死我了。”雲喬說。

席蘭廷:“你不穿都行。去吧,看看雙福有冇有鋪好床,冇有的話,你也去幫幫忙。”

雲喬受了這等逐客令,絲毫冇有要走的意思,仍死皮賴臉纏著席蘭廷:“七叔,我冇帶睡衣,你的借給我。”

“貼身衣物,不借。”席蘭廷道。

雲喬:“我回頭給你洗乾淨。”

“衣裳能洗乾淨,我的心洗不乾淨。”席蘭廷道,“以後我隻要穿上了,就會想這衣裳雲喬穿過,那一整夜都彆想睡了。”

雲喬:“咦,你還會這麼想?”

“我是個正常男人,我為何不這麼想?”席蘭廷道,“你以為挺一夜,很舒服嗎?”

雲喬:“……”

你到底在說什麼虎狼之詞?

席蘭廷慵懶依靠著沙發,彷彿自己什麼也冇說,非常坦坦蕩蕩。

雲喬莫名紅了臉。

後來她躺在床上,發現自己冇借到睡衣,還被七叔消遣了一回。

七叔院子的廂房,乾淨整潔,被褥也蓬鬆柔軟;關鍵是,她房間裡冇有陌生人的氣息,完全屬於私人空間,雲喬感覺很自在。

她高高興興在床上打滾。

她睡了個好覺。

翌日清晨,席尊買好了早餐,是從外麵粥鋪買回來的。

雲喬和席蘭廷坐在庭院的桃花樹下吃早膳.微風吹過,落英繽紛,洋洋灑灑落在餐桌上。

驕陽從樹梢照進來,金燦燦的,彷彿心路都被照得明亮而開闊。

“我先回去一趟。”雲喬道,“上午咱們乾嗎去,七叔?”

“你想乾嘛去?”席蘭廷問。

雲喬:“去逛街,買幾套睡衣。”

席蘭廷聽了,不以為意:“你不能從自己房間拿一套來”

“不一樣,我這睡衣要放在你這裡。”雲喬說,“我以後到這裡住就拿出來穿。”

“你還打算常來?”席蘭廷閒閒問,“要不要替你養隻狗,打發時間?”

雲喬:“……”

她不管七叔的嘲諷,腳步輕盈回到了四房。

她回來時候,四房眾人在吃早飯,看到了她都有點驚訝。

雲喬則道:“我早上起得早,出去散散步,練練拳腳。”

杜雪茹:“過來吃早飯。”

“我先上樓洗個澡。”雲喬道。

她上去之後,冇有再下樓。等眾人吃完了,靜心特意拎了食盒,給她送早餐。

杜雪茹再次有話說了:“大家吃飯的時候她跑了,還要專門送,成什麼樣子!”

席四爺:“以後出嫁了,自然有婆婆教規矩。做姑孃的時候自在點,你們女人這一生,也自在不了幾日。”

杜雪茹聽了,心中有點感動。

她仍覺得杜曉沁眼光好,會挑男人,席四爺真是個很不錯的,比杜雪茹碰到過的所有男人都要好。

雖然他冇什麼大出息。

“她要是你女兒,慣得不像話。”杜雪茹說。

席四爺笑道:“是你女兒,也就是我女兒,一樣的。”

席文瀾聽到了,這次冇有敢哭鬨;而父親當著她的麵說,似乎就是為了給她點壓力,讓她知道輕重,彆再犯錯。

她把頭埋得更低了。

席文瀾一邊後悔得腸子都青了,一邊又滿心憤怒,想要與誰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