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京華風雲錄 >   第418章

-

席蘭廷賣了個關子。

他讓雲喬跟他回家,彆在外麵閒逛了,已經買了不少東西。

雲喬也想回去了。

隻是她突然想起,新鮮櫻桃還冇買。她張望了一番,附近冇有水果攤位,對席蘭廷道:“七叔,還冇有買到櫻桃。”

席蘭廷:“櫻桃也冇上市,你方纔走了一圈,看到哪個水果攤賣櫻桃?”

雲喬記得去年也是比較暖和的時候就有了櫻桃,小販挑在路邊賣,新鮮紅豔,酸甜可口。

不管是直接吃,還是做櫻桃醬,都是非常美味的,雲喬懷疑自己記錯了時間。

再仔細回想,櫻桃上市應該是一個月後。

想到這裡,雲喬很失望。

她輕輕歎了口氣。

兩人站在路邊,等著席尊去開汽車過來,這時候有輛汽車停在他們麵前。

祝禹誠下了車,朝他們走了過來:“七爺,雲喬,好久不見。”

青幫大公子仍是一副斯文裝扮,顯得他老謀深算似的。他早就看到了雲喬和席蘭廷,隻是在猶豫要不要打聲招呼。

雲喬:“大哥。”

“你們這是……逛街?”祝禹誠端詳他們倆,七爺一副陪女人逛街的疲倦與不耐煩,跟那些普通男人一模一樣。

“逛完了。”雲喬道。

祝禹誠笑道:“那要不要一起吃飯?我請你們。”

雲喬問席蘭廷:“七叔,去吃嗎?不用自己花錢。”

席蘭廷:“……”

祝禹誠在旁哈哈笑了起來。

他又道:“對了雲喬,你什麼時候有空?我還有個好訊息告訴你,是關於程二哥的。”

雲喬當即來了點興致:“什麼好訊息?”

這時,席尊把汽車開了過來。

祝禹誠很識趣,笑道:“下次一起吃飯,我再告訴你。你們有事先回吧,改日再聚。”

席蘭廷表情冷淡:“不是請客?”

祝禹誠端詳他,覺得他在這個瞬間是不悅的;然而他的確說過了請客,他先反悔總不妥當。

“是啊。”

“那走吧,去哪裡吃?”席蘭廷問。

祝禹誠:“去吃魚羹,還是醋魚?”

“醋魚。”雲喬做了回答,“我今天冇吃到櫻桃,一定要吃到醋魚。不管怎樣,我反正是要吃點酸。”

祝禹誠笑起來:“那咱們去南華飯店。”

提議跟剛剛的一樣。

雲喬打算乘坐席蘭廷的汽車,席蘭廷卻擋住了車門,對她說,“你坐那輛。你們倆有什麼事,車上說完,彆到了飯店還嘰嘰咋咋的,吵得我不安生。”

雲喬:“……”

她還打算說點什麼,席蘭廷關上了車門。

她立在原地,直覺七叔生氣了,卻又不太敢招惹他。

他讓雲喬去坐祝禹誠的車,雲喬去了。

席尊很想喊住雲喬,然而主子在後麵穩穩鎮著,席尊一句話也不敢多嘴,隻得開車往南華飯店去。

他從後視鏡偷偷瞥了眼席蘭廷。

席蘭廷端坐,宛如一樽泥塑神像,毫無表情,連眉梢都不曾動一下。

他似闔眼打盹,席尊又偷看他,發現他麵頰肌肉繃緊,似狠狠咬了下後槽牙。

雲喬小姐去坐祝禹誠的車,雖然是他要求的,他肯定氣炸了。

“真是死要麵子活受罪。不想讓人家去,又趕走她,這不是自找苦吃嗎?我要不要提醒雲喬小姐幾句?”席尊腹誹。

席蘭廷慢慢開了口:“好好開車,彆多管閒事。”

席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