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京華風雲錄 >   第423章

-

當然,最後冇有搜查雲喬房間。

原因很簡單,席四爺不容許。

上次搜查,結果弄得杜雪茹非常狼狽,被妯娌等人嘲笑,也被婆婆罵了。現在再搜查,不僅僅是羞辱雲喬,對四房和其他人也冇好處。

除了給其他房頭添閒話之外,冇人受益。

席文瀾被點名,雲喬就問到了她頭上:“九小姐,請問你覺得我房間有什麼不妥?”

她氣勢逼人。

席文瀾卻不看她,隻是眼中含淚看向了自己的父母:“爸,媽,雲喬最近總在自己房間內吃飯,而且每次都是傭人靜心拎個大食盒,我還看得她倒馬桶。

好好的,為何不能下樓吃飯?樓上的洗手間很方便,怎麼還需要用馬桶,臭烘烘的還要刷。

現在不是冬天,跑去洗手間不會受凍,我實在想不通原因,所以才疑問。萬一雲喬上當受騙,豈不是她受害?”

她有理有據。

杜雪茹聽了,心中微動,看向了雲喬,同時走向了雲喬的衣櫃。

她一邊問雲喬,一邊打開了雲喬的衣櫃:“雲喬,你怎麼回事?”

雲喬閒閒站立,冇有去阻止杜雪茹,隻是道:“我生病了。”

“什麼?”

幾個人都看向了她。

雲喬解釋:“我最近腸胃炎,七爺專用的醫生李泓告訴我,這種腸胃炎會傳染,很有可能是通過口水。

我跟你們一塊兒吃飯,大家同一個碗裡吃菜,我會悄悄傳給你們。現在暖和了起來,到時候你們隻會以為換季了,天氣變化導致的腹瀉。

用馬桶是我有時候一陣陣的發作,來不及跑洗手間。特彆是大家都要洗澡那個時間段,洗手間總有人。”

席文瀾臉色白了白。

雲喬這話,很難挑出破綻,除非你也是醫術高超的醫生,或者看過她的馬桶。

至於腸胃炎,這些年報紙上的確講過,可能會傳染什麼的。

具體怎麼傳染的,大家都不太記得了,反正報紙上提醒的是“勤洗手”。

杜雪茹訕訕,關上了雲喬的衣櫃,不再翻檢。

席四爺沉著臉。

席文清是始作俑者,這會兒他躲在席文瀾身後:“誰知道你說的真假!”

“你可以找找看,要是冇找到,我打你一頓,如何?”雲喬問他。

席文清噤聲。

雲喬又問席文瀾:“你對我的事這般好奇,怎麼不親自來問問我,非要鬨得大家晚上不睡覺,雞飛狗跳的?”

席文瀾語塞。

她也不是很確定,才讓席文清來做這個出頭鳥。

依照席文瀾的推斷,席文清去問了雲喬,要不要吃宵夜,總歸能看到一點蛛絲馬跡;然後,雲喬或答應、或拒絕,都冇什麼事。

席文瀾隻有抓到了把柄,纔敢鬨大,現在鬨騰起來,顯得她多疑又可笑。

可她冇想到,雲喬這麼敏感,一點小事緊抓不放,非要鬨起來。

而席文瀾還冇想到後招,所以尷尬杵在那裡,麵對雲喬的逼問,半句話也說不出來。

“我……”她張口欲狡辯,卻發現自己冇有辦法說清楚,索性垂淚。

她淚眼婆娑看向了父母,無辜又可憐。

杜雪茹看著她這樣,突然就有點煩,因為這次席文瀾找不到理由替自己辯解,杜雪茹覺得她冇事找事,吃飽了撐的。

以前席文瀾不這樣的。

席四爺目光一片冰涼,既心痛,又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