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京華風雲錄 >   第427章

-

雲喬一番話,把長寧說得啞巴了。

發繡從唐代發明,流傳至今,已經上千年了。千年光陰,發展壯大、存留到現在的,也有十幾個流派。

長寧就說席家老夫人有福氣:“小姐,最近幾十年改朝換代的,很多人起起落落,咱們家老夫人從孃家到婆家,全是富貴不斷,她真是天生好命。”

雲喬聽了,沉思片刻,點點頭,她承認席老夫人命是真好。

哪怕京城裡顯赫一時的王爺,現在也要去蒙古做地頭蛇,或者躲在天津日本人的租界裡做寓公。

老夫人孃家、婆家,卻鼎盛繁華,永遠和時代相嵌,趕上機遇。

“我要是這麼好命就好了。”長寧感歎,“小姐,你和錢叔要一直這麼發達!”

雲喬:“……”

接下來一個星期,雲喬既冇有出門,也冇有看書,專心致誌繡這幅發繡。

聞路瑤打了兩次電話給她,邀請她出去玩,她拒絕了;薑燕羽登門了一次,要和她去看電影,她也冇時間。

席蘭廷那邊,則是也出門了,因為傭人們說七爺又病了,不吃飯,大廚房不用供應其他的。

雲喬做刺繡時,也會想起上次祝禹誠告訴她的訊息。

廣州一行,同行了幾段路,雲喬很明顯感覺祝禹誠對她真誠了不少,冇從前那種戒備與虛偽。

他一真誠,就顯得可愛,優點也突顯出來,比如說他們青幫訊息靈通,大公子仍是能儘知天下事。

他上次告訴了雲喬一個好訊息,是關於程立的。

程立四月生日,可能等他過生日的時候,他人就到了燕城。

她心裡想著程立、祝禹誠,女傭再次喊她聽電話,這次是一位“祝先生”打的。

雲喬狐疑去接,還真是祝禹誠。

“三月初六來我家吃酒。”祝禹誠道,“我二弟要結婚了。”

雲喬:“誰?”

“誌誠。”他道。

他不說,雲喬都快忘了祝家還有個不成器的二少。祝誌誠一看到雲喬,就像狗瞧見了肉包子,冇徐寅傑那麼噁心,也是挺討厭的。

不成想,他要結婚了。

“哦,好。”雲喬道,“你不用發請柬,我不方便收。”

請柬大大咧咧送上門,四房的人看到了,少不得疑問。

祝禹誠道好。

然後他又說,“你有空喝茶嗎?我請你,順便親自送請柬給你。”

雲喬的發繡還有一點收尾,出去逛逛也行,況且請柬得收,人家還等著她送禮。

“行。不過不喝茶了,去喝咖啡吧。”雲喬道。

祝禹誠道好。

他又說:“我去接你?”

雲喬想了想,答應了。

她上樓更衣梳頭,略微畫了個淡妝,把發繡最後一點做完了,已經一個小時後。

她剛到席氏大門口,祝禹誠已經等候了。

兩人去了咖啡廳。

“跟我說說,你未來弟媳婦是什麼人啊?”雲喬笑道,“我好像冇聽到風聲。”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這點小事也不好打擾你。”祝禹誠道,“是衛生局孫局長的小女兒,誌誠自己也同意了。”

雲喬笑問:“好奇怪。”

“哪裡好奇怪?聯姻不是很常見的嗎?”祝禹誠推了推眼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