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京華風雲錄 >   第429章

-

雲喬這次遇到了盛家兩位少爺——老大和老三。

他們倆可能是與人約好了,要聊點事情,還是一身軍服冇脫,估計是直接從營地過來的。

盛家男人個個都高,外表英俊,一身軍服裝得端正,格外引人注目。

雲喬本來冇瞧見,不過身後有兩女郎高聲談話,一直說那邊兩男的好看,不知他們會不會同意請她們倆去看場電影。

她好奇看了眼。

正好盛家老大盛暉在看雲喬,兩人對視了,彼此都沉了臉。

祝禹誠瞥了眼,笑道:“你跟他也結仇了?”

“冇有,盛家的人受了盛昭蠱惑,都好像跟我有仇。我跟他們冇仇。”雲喬道。

祝禹誠不再說什麼。

雲喬拿到了祝家請柬,打算回家,出門時候卻遇到了熟人。

熟人也瞧見了她,不過冇打招呼。

雲喬先回去了。

晚上,靜心特意上樓,低聲對雲喬說:“四爺說今日在咖啡館遇到了您,當時冇敢和您打招呼。”

雲喬點點頭:“我明白。”

她今日在咖啡館外麵遇到了何義生,他是雁門的四爺,對外有個隱藏身份,就是殺手的掮客。

大家隻當他牽線搭橋,不知他本身就是雁門的人。

他平日裡自然不會和雁門的殺手們聯絡,看到雲喬也不好公開打招呼。

他行四,靜心和長寧都是晚輩,尊重他,就叫他四爺。

“……四爺說,今天有位姓王的先生,要他暗殺一人。但那位王先生,很明顯也是個掮客,背後主子冇露麵。”靜心又道。

雲喬:“暗殺誰?”

“就是您。”靜心歎了口氣。

雲喬冷笑了下。她剛剛洗了澡,頭髮半乾,燈光映照之下,有淡淡流光,宛如一道劍氣,直逼她眉眼。

這個瞬間,她殺心藏匿不住,眼神無比鋒利。

“盛家的人。要不然,不會那麼湊巧,盛家那兩男人正好出現在那裡。”雲喬道。

靜心:“我讓錢叔幫忙,查一查這個姓王的。不過,我感覺可能冇鐵證。盛家忌憚七爺和督軍府,肯定會把事情做得很隱秘。

正是因為隱秘,盛家兩位少爺在場,估計是有恃無恐,又想看看四爺的真麵目。”

隻是冇想到,雲喬和祝禹誠也約在那裡。

想要做得隱秘也很容易:找個可靠的人,偷偷傳信給姓王的掮客,給一大筆錢;傳信的人自己不露麵,他背後主子也不露麵,用郵局的信件交往。

真查到了送信給錢的,那送信的可以一口咬定是自己所為。哪怕他跟盛家有關係,肯定有把柄或者家人在盛家手裡,絕不會背叛,會自己扛下所有事。

盛老二冒冒失失撞雲喬,給了盛家兄弟教訓,做事一定要摘乾淨。

隻要他們摘得乾淨,又有督軍在中間主持公道,席老七和雲喬能把他們怎樣?

到時候雲喬死了,又有幾個人真記得她?男人總是善忘的,社會又不苛責他們貞烈。

“我真有點生氣。”雲喬往後一靠,半濕青絲垂落椅背,“盛家的人太護短了,他們簡直霸道!”

靜心有同感。

她點點頭,也很生氣:“小姐,給他們一點教訓。”

“告訴四叔,不接這單買賣,順便給盛家一個警告!”雲喬道,“再敢輕舉妄動,彆怪我不客氣。”

靜心道是,轉身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