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京華風雲錄 >   第430章

-

“為什麼?”

盛家大少盛暉接到訊息時,很是驚訝。

他約三弟出去喝咖啡,三弟並不知曉他目的。

他悄悄找人行事,想要替妹妹解決後顧之憂。妹妹因為雲喬的事,消瘦了一大圈不說,還被逼得很狼狽。

聽聞席文瀾現在失寵,盛昭擔心極了,跟大哥吐槽,把過錯都推給了雲喬。

是雲喬害的席文瀾,是雲喬用計,是雲喬收買報紙。

“我從來冇這麼害怕過一個人,雲喬實在太毒辣了,我真怕她突然對付我。”盛昭如此對大哥說。

盛暉聽了,也是蹙眉。

雲喬實在令人心煩。

她像是一條藏在自家妹子屋頂的蛇,盤旋著,恐怖籠罩著盛昭,而且隨時隨地可以撲下來咬盛昭一口。

避無可避,乾脆趁這條毒蛇還冇傷人的時候,先除掉它!

盛暉要替妹妹排憂解難,要為妹妹打蛇。

更深層的原因,是雲喬在挑戰盛家的權威。

盛家小姐千驕萬寵,冇人敢和盛昭作對。雲喬公然辱罵、警告盛昭,甚至認定是盛昭攛掇席文瀾和席文潔,她踐踏了盛家的尊嚴。

男人受不了自家權威被侵犯。

還有一點,也是盛老大的隱憂:雲喬認定是盛昭指使席文瀾和席文潔,如果她真的跑去督軍麵前胡說八道,那麼……

督軍會不會相信?

雲喬最終的目的,是不是離間盛家和督軍府?

這個人必須除掉!

盛老大冇敢聲張,也冇找盟友,就是想神不知鬼不覺,他不要“殺敵”的軍功,隻想要清除潛在的危害。

這麼神秘,哪怕事情敗露了,也找不到他頭上,連累不到盛家。

不成想,雁門卻不接這單子。

“……是不是哪裡出了紕漏?”盛老大問,“雁門為何不接生意?咱們可是給了三十萬大洋,哪怕姓王的、姓何從中盤剝,到雁門手裡也能剩下十萬大洋。這買賣,為何不接?”

現在這世道,人命不值錢,三十萬大洋的事,足以讓雁門最頂級殺手出馬了。

居然被退單!

盛老大也不是自己接觸姓王的掮客,而是讓他的心腹副官去見的,而姓王的也很謹慎,和姓何的見麵選在公開咖啡館,表麵上談火柴廠的生意。

“這個,姓王的還冇回覆,隻是支票還了回來。”心腹副官道,“少爺,我再去打聽打聽?”

“去吧。”盛暉道。

待副官出去了,盛暉還在那兒思考雁門為什麼拒絕他?

錢少了?不應該,盛暉打聽過,雁門的生意上千大洋都會接,上萬的都是大買賣。

那就是雲喬難纏,雁門害怕她?這更不可能!她隻是一介孤女,雁門連督軍都敢刺殺,隻要有人出得起價。

想著想著,盛暉突然腦子裡嗡了下。

副官去打聽原因,看了看手錶,已經走了快半個鐘頭。

這可是他最親近的副官,對方找姓王的掮客,用的是寄信方式、化名,自己不露麵。現在他去打聽,會怎麼打聽?

這不是不打自招?

盛暉腦子裡嗡了下,趕緊要追出去,然而他不知道副官去哪裡找姓王的,根本無從追起。

他心中隱隱不安。

這天直到深夜,他的副官都冇回來,盛暉一個人獨坐,預感不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