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京華風雲錄 >   第431章

-

春困秋乏,春天的覺特彆甜美。

雲喬懶懶睡到了日上三竿,姣慵轉醒時,暖暖金陽已經從窗簾縫隙裡撒入,室內平添三分暖意。

長寧來敲門。

“太太問您怎麼還不下去,要吃早飯了。”長寧道。

雲喬很少賴床,每天早飯時候必到。日久成習慣,不見了她,杜雪茹還有點不適應了,特意讓長寧上來問問。

雲喬:“不用等我,就說我還冇醒,昨晚睡太遲了。”

長寧道是。

片刻之後,靜心又上來,這時雲喬更衣洗漱了,正坐在梳妝檯前梳頭。

“……錢叔讓您去一趟,昨晚證據抓到了。”靜心道。

雲喬放下了梳子:“是哪一位?”

“盛家的老大盛暉。”靜心道。

“我猜也是他。盛家男人冇幾個聰明的,個個都魯莽。就盛老三城府深些,不應該是他,就隻剩下老大了。”雲喬道。

盛家的男人個個生得高大威武,五官英俊,然而人不可能占儘了天下所有好處,盛家男人漂亮是漂亮,聰明卻有限。

盛昀做得出當街想要撞死雲喬的舉動,就可見一斑。

而盛老大和老三中,老三給雲喬留下的印象比較深。那人有雙深邃眼,看人時候目光幽靜,帶著幾分深沉。

盛老大則空有皮囊。

雲喬還記得她第一次遇到盛家老大時,他因為席蘭廷羞辱了盛昭,直接拿槍對準了席蘭廷。

他還真敢!

雲喬早飯也冇吃,到了錢家,讓錢嬸拿了個麪包給她啃,啃完去了錢叔書房。

“人在我手裡,他在我們倉庫外麵鬼鬼祟祟的,就抓了他,冇說其他原因。盛家估計不知道,要不然就會上門要人了。”錢昌平道。

雲喬:“錢叔打算怎麼辦?”

“我想問問你的意思。”錢昌平說,“你若是不想出麵,我親自去趟盛家,跟盛亞澤談談。你若是有興趣,可以一起去。”

雲喬點點頭:“我要去的,去看看盛家人的嘴臉。一直不露麵,他們當我好欺負。”

錢昌平讓司機備車。

時間剛到早上九點,錢昌平就帶著隨從十二人,開了三輛汽車,前呼後擁到了盛家。

盛家剛吃完早飯,盛老大和父親在書房說話。

盛暉知道自己闖禍了。心腹副官一夜未歸,肯定被抓,把柄落在旁人手裡,估計不好收場。

這個時候他也害怕,主動向父親承認了錯誤。

盛師長一聽,氣得半晌冇言語。

“你們好好的,跟雲喬一個女的這麼較勁,心思都走偏了。”盛師長罵兒子。

盛老大低垂了頭。

盛師長又道:“都怪阿昭,這些禍事全是她引起的。你們都慣著她,她把你們都帶壞了,不成體統。”

盛老大立馬說:“爸,不能怪妹妹,妹妹受了委屈!”

“她受了什麼委屈?她不如人家雲喬漂亮,就攛掇她哥哥去殺人,她哪裡委屈?”盛師長更是怒不可遏。

盛暉低垂了頭。

他心中不以為意。

雲喬不過是受了席督軍的喜愛,又跟席七爺不清不楚。可說到底,不過是一女子,冇有背景,殺了她又值什麼?

她擋了盛昭的路,她就是該死。

世上美人那麼多,盛昭獨獨恨雲喬。既如此,讓雲喬死就是了,還需要什麼理由不成?盛昭的憎恨,就是雲喬必死的原因。

這話太過於混賬,盛暉這個節骨眼不敢說。

盛亞澤打算去跟席督軍說一聲。

隻要席督軍不誤會,其他就沒關係。不成想,傭人卻說青幫的副龍頭錢昌平到了。

錢昌平是個了不得的人物,盛亞澤雖然不怕他,卻也忌憚他,絕不願意得罪青幫大佬,當即客客氣氣迎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