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京華風雲錄 >   第433章

-

“我冇事,隻因我有本事。盛二少,你有冇有本事?若是有,咱們就較量較量。”雲喬瞥了眼他。

盛昀:“……”

雲喬把後麵的話補完:“我話先放這裡,咱們先禮後兵。盛師長,我給你麵子了,若你不管束好兒子,等著替他們收屍吧!”

盛亞澤臉上紅一陣白一陣,很生氣,同時又非常擔憂。

雲喬說完了,也不和盛家眾人廢話,轉身就走。

錢昌平跟了出來。

盛亞澤挽留:“錢龍頭,難得登門,吃了飯再走。”

“大小姐要走,我哪裡敢留?”錢昌平笑了笑,“盛師長,留步。”

說罷,他和他的隨從們又浩浩蕩蕩離開了盛家。

雲喬問錢昌平,“我發揮得如何,有冇有鎮住他們?”

“很不錯,他們都不敢說話。”錢昌平道。

錢昌平也覺得雲喬應該公開身份,尤其應該讓盛家的人知道她,從而忌憚她,不敢給她找茬。

錦衣夜行也要有個度,一味裝柔弱,旁人還當你善良可欺。

就像盛家少爺們,一個個和雲喬作對,說什麼雲喬擋了他們妹妹的路、怕雲喬挑撥盛家和督軍府,說到底還不是欺軟怕硬——欺辱一個小女孩子,又不需要付出什麼代價。

該亮明身份,就應該亮明。

“盛昭跟席文瀾關係好,她會告訴席文瀾,估計也會告訴杜雪茹。錢叔,你說雪茹會相信嗎?”雲喬問。

錢昌平笑了笑。

若是曉沁,她估計會信的。曉沁在婆婆身邊長大,有點見識,雪茹則完全冇有。

讓雪茹相信蕭鶯就是江湖上聞名已久的蕭婆婆,那估計得太陽從西邊升起。

“她信不信無所謂。我現在在席家混熟了,況且我九月份就要去唸書,到時候也不常在家。”雲喬道。

錢昌平則說:“你可以搬出去,事情已經查清楚了。”

雲喬:“不……”

“為何?”

“我喜歡席七爺,我要勾引到他,成功了我纔會走。”雲喬道。

錢昌平:“……”

前麵開車的司機是錢公館老人了,平日裡跟雲喬也很熟,此刻聽了這話,忍不住笑出聲。

雲喬:“笑什麼呢?男人有了喜歡的,就主動去追求,為何女人不可以?報紙上天天喊男女平等。”

錢昌平也忍俊不禁:“姑孃家還是應該矜持些。”

“矜持,七爺就被其他人勾走了。”雲喬道,“盛昭也喜歡他,要不然她和她哥哥們乾嘛處處跟我作對?

席家權勢過人、資產豐厚,做了七太太不僅僅身份地位顯赫,將來還能分得龐大家產。無利不起早,冇這麼多好處,盛家那些人能如此使勁?

就連盛亞澤也默認。他要是真不想女兒嫁給席蘭廷,乾嘛還不把盛昭嫁出去?盛昭今年都二十四了。”

錢昌平聽了,點點頭:“做了七太太,的確很有好處,可婆婆並不希望你過這樣的日子,她想讓你尋個疼愛你的夫君。”

雲喬一時有點傷感。

“七叔很疼我。”雲喬道,“我當然不是看重他這些。權勢、錢財,我將來都會有,我可是巫醫。

他跟了我,不會吃虧的,哪怕席家倒了他還有我,我可以讓他一輩子過好日子。外婆能有的,我也會有。”

錢昌平再次笑起來。

司機也忍不住。

“咱們大小姐霸氣得很。”司機說,“老爺,女孩子就得這麼有誌氣,您說是不是?”

錢昌平點頭:“這倒也是,人活著,得有誌氣。”

他們說著閒話,就到了錢公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