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京華風雲錄 >   第437章

-

早起時,雲喬一身汗。

昨日天氣異常,傍晚時候雨停了,太陽在雲層後麵冒頭,陰慘慘的日光加劇了地麵溫度,暖和了點,但悶。

空氣很悶,雲喬夜裡蓋的還是冬日厚被子,自然很熱。

所以一夜亂夢。

夢裡仍是血腥氣很重,她隻記得自己和席蘭廷的臉,兩個人似乎都在哭。她哭可以,七叔哭什麼?

總之不是吉兆。

每次她好不容易湧起希望,夢境立馬就要把她打回原形。

這中間到底有個什麼緣故?

“難道發個色心,就要遭受天打雷劈?”雲喬忍不住有點擔心。

她冇憂傷出個所以然,聞路瑤登門了。

聞路瑤風風火火而來,進門之後又壓低聲音,像做賊似的問雲喬:“聽說,你是殺手組織的老大?”

雲喬表情淡淡:“哪裡聽來的?”

“暄妍告訴我的。”聞路瑤道,“她從盛家那裡聽說的。”

聞暄妍是個嬌滴滴的小姑娘,她非常喜歡席尊,雲喬一度以為她會是長寧情敵。

不過,尊哥那死直男,自己斬斷了一切爛桃花,反而被長寧一支槍收買了,從此倒是有點開竅。

“她跟盛家關係很好?”雲喬又問。

聞路瑤:“盛昭有個堂弟,是她同學,天天跟在她屁股後頭跑。”

雲喬瞭然。

聞路瑤湊得更近:“是不是真的?”

“對啊。”

聞路瑤又懷疑起來:“我覺得不太像。就你?說你是狐狸成了精更靠譜。”

雲喬白了她一眼:“你怎這麼會聊天呢?”

“到底是不是嘛?”聞路瑤搖晃她胳膊,“你跟我說實話,這種傳言到底怎麼來的?我好奇死了。”

“是真的。”雲喬說。

“我不信!”聞路瑤見她口吻輕鬆得過分,頓時就篤定她在撒謊。

雁門啊,這麼大的事,怎麼說出來能不驕傲?

雲喬:“……”

聞路瑤左搖右晃,雲喬被她晃得腦殼疼,決定和她出去逛逛。

她們倆去騎馬了。

一路上,聞路瑤還在問雁門的事,雲喬說話她卻又不相信,以至於雲喬和她一路上閒扯,什麼都胡說。

到了跑馬場,她們挑選馬兒的時候,身後突然有女子嬌俏聲音道:“那匹棕色的好看,快點快點,一會兒被其他人搶去了。”

說罷,就往這邊擠。

而聞路瑤已經牽到了韁繩,她也相中了這匹棕色馬。

穿著紅白鑲嵌騎馬裝的女郎,急急忙忙擠過來,後知後覺發現聞路瑤手裡拿著韁繩,當即道:“不好意思啊,這匹馬是我先挑中的。”

她嘴上說不好意思,實則非常好意思。

說著,她就要搶。

聞姨媽橫行霸道慣了,第一次遇到敢當麵截胡的,一豎眉:“你乾嘛?哪裡來的野蹄子,在我麵前這樣說話?我手裡拿著韁繩,你說你先挑中的,還真是睜眼說瞎話。”

女郎身邊跟了不少朋友,都是年紀相仿的女孩子,呼呼啦啦圍過來一大群人。

“你怎麼罵人?”

“明明是曼瑜先挑中的,你乾嘛說話這麼難聽?”

“你敢這麼跟曼瑜說話?”

聞姨媽橫掃眾人一眼,冷冷笑著,眉梢吊得老高:“吵死了,一群烏鴉精,又醜又聒噪!全部死遠點,否則我要打人了。”

雲喬:“……”

這貨上次說,幸好她不是兒子,隻敗家不闖禍。

她說得也不全對。敗家和闖禍這兩樣,她並不輸給兒子。

雲喬做了噩夢,原本就很煩,現在聽聞姨媽吵架,她更煩了。

“你口氣這麼大,知道不知道我是誰?”那個叫曼瑜的女郎氣白了臉,厲聲逼問聞路瑤。

雲喬:“……”

紈絝子……女們,威脅旁人時台詞就這麼幾句,一點花樣也冇有。

雲喬想起自己也曾問彆人“是不是瞎了狗眼不認識我”,一時間有點慚愧,感覺自己格調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