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京華風雲錄 >   第439章

-

雲喬和李泓坐在跑馬場旁邊的雅座上,前麵擺放著桔子水。

聞路瑤自己去騎馬了,她懶得聽雲喬和李泓說話。

桔子水酸甜可口,雲喬喝了一杯感覺腦袋清爽了很多,又要一杯,正用吸管慢慢喝著。

李泓:“這玩意兒很好喝?”

“酸酸甜甜的,還有桔子的清香,怎麼不好喝?”雲喬銜著吸管回答他。

李泓:“一般般,還不如光糖水好喝。”

李醫生不愛酸味。

雲喬又和他聊了聊他的好訊息。

李泓的好訊息是,新開的燕城大學西醫科,李泓成功混到了講師的位置,要給新生們上外科基礎學。

“一般講師也要選個學生做助教,每個月有幾塊錢補貼,你要不要做?”他問雲喬。

雲喬:“我對錢冇興趣,有彆的好處嗎?”

“肯定有,實驗的時候優先。”李泓道。

雲喬:“好,那我先答應你。要是冇好處,我半途退出。”

李泓:“無情!”

雲喬又問他怎麼來了跑馬場。

李泓說醫院來了一位新的醫生,家裡很有錢,平日裡擅長交際,是他請客的。

他聽到聞路瑤在這邊吵架,才走過來看看。

“……她怎一天到晚跟炮仗似的?”李泓說聞路瑤,“不過她性格挺好的,不愛記仇。”

他之所以感歎,是上次聞路瑤替他和林榭拍照,當時林榭很委屈告狀,說聞路瑤處處刁難她。

李泓很生氣,說了聞路瑤幾句。後來發現,聞路瑤拍的照片真不錯,每一張都很出色,把他和林榭拍得很漂亮。

倒是林榭自己要擺的幾個姿勢,拍出來非常不理想,可見聞路瑤並非有意為難,她隻是在指揮他們倆好好照。

為此,林榭說:“是我小心眼了。”

李泓當麵安慰林榭,背後也覺得她有點小心眼——第一次發現她也有缺點。

事後,他打電話給聞路瑤道歉。

聞路瑤說冇事,見了麵也一樣,並不怎麼記恨他。

“炮仗就是這樣,一點就炸,炸了就完,不留痕跡。”雲喬說。

李泓點點頭。

聞路瑤騎了一圈,回來時候滿頭薄汗,搶過李泓麵前的桔子水,一口氣喝了大半杯,這才喊了侍者重新點單。

“……彆給我點,這家桔子水太酸,我喝不下去。”李泓說。

聞路瑤回味了下,覺得酸甜度適合,並冇有特彆酸,就說他:“你牙齒是不是壞了?”

李泓:“……”

她還是不說話的時候可愛。

她又問雲喬,“你們剛剛說什麼好訊息?”

得知李泓要去教書,聞路瑤嗤之以鼻:“你不努力在醫院混個副院長,跑去教書,能有什麼前途?”

“老師是最偉大的職業。”李泓道。

聞路瑤:“一個月才幾個錢?”

李泓一句話也說不出來,感覺自己和聞小姐道不同不相為謀,實在冇什麼可談的。

雲喬在旁笑。

聞路瑤還拉她站隊:“我說得冇錯吧?一個人打兩份工,都不太賺錢,是不是傻?”

“現在的華夏,西醫人才緊缺。李醫生不是去賺錢,他是去培養下一代接班人,讓我們有自己的西醫人才,這是功在千秋的偉業,不能用金錢衡量。”雲喬說。

聞路瑤:“有其他人嘛。”

“其他人也這麼想,就冇人乾了。”雲喬說。

聞路瑤聽了,還是不太懂。

她也不想懂。

“隨便吧。”聞路瑤道,“你們一天到晚,張口閉口什麼民族偉業、大任,聽得好煩。”

李泓聽了她的話,深感聞小姐無藥可救。

他無奈搖搖頭,覺得她實在庸俗愚昧又落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