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京華風雲錄 >   第442章

-

“你可以要一筆贍養費。”薑燕瑾道。

“那哥哥你早點存這一筆錢。一旦咱們家失勢,盛家肯定不會給。”薑燕羽說。

薑燕瑾:“你心裡都知道……”

什麼都知道,還是很想結婚,意味著她真的很動心,對盛昀也是諸多容忍,什麼都可以接受。

這種時候,九頭牛也拉不回她。

提到了父親下野,兄妹倆又聊了片刻。

薑燕瑾打開今日收到的請柬和信,發現祝家也給他下了請柬,邀請他參加祝家二少的婚禮。

薑燕羽在旁看著:“祝誌誠是不是老二?他要結婚了啊?”

“對。”

“我還見過祝大少,他好像還冇有少奶奶。怎麼是二少先結婚?”薑燕羽又問。

薑燕瑾:“我是你哥哥,你也要比我先結婚了。”

薑燕羽:“……”

請柬是兩份,邀請薑少爺和小姐出席。這個時候,電話響起。

薑燕羽一邊拿著請柬,一邊去接。

“鈴鐺,是我呀。”嬌俏女聲從話筒裡傳來。

是盛昭。

薑燕羽聲音裡立馬帶上了一點笑意:“盛小姐。”

對方笑道:“怎麼還叫我盛小姐?不是說了叫我阿昭嗎?”

“阿昭,你有什麼事嗎?”薑燕羽問,“是不是阿昀他冇回家?”

“不是的,二哥已經回來了。我是想問問,祝家的婚宴你可會去?要是去的話,咱們一塊兒去買新衫。”她道。

薑燕羽:“我會去的,不過我已經有了新衫,不需要再添置了。”

“那到時候咱們一起?”

“我得跟我哥哥一起,他冇有女伴呢。”薑燕羽笑道,“很抱歉啊盛小姐。”

說著,又變成了盛小姐,盛昭感覺到了薑燕羽對她的牴觸。

她的牴觸非常明顯,盛昭覺得薑燕羽冇什麼腦子。

她掛了電話,對父母說了自己的判斷:“薑燕羽應該不會對二哥撒謊,她不像是那種聰明人。

她說雲喬會治病,這個是真的,督軍不就是雲布希好的嗎?青幫那邊,暫時還不知她關係到底多深。”

盛亞澤:“還是要對此女警惕,彆再招惹她。”

“隻怕她不肯放過咱們。”盛昭歎了口氣。

“雲喬敢找茬,就直接剁了她。”盛昀道,“薑燕羽要是不老實,敢騙我,我也要弄死她!等她進了門,折磨她的方法多得是。”

盛亞澤狠狠瞪了眼兒子:“你敢把這門聯姻弄黃了,老子先剁了你。”

要不是盛昀“色迷”住了薑燕羽,薑總長大概不會看一眼盛家,這是盛家的機遇,盛家的運氣來了。

盛家那邊一時消沉了,而暗處的水流湧動,仍在不停息。

席蘭廷坐在沙發裡,看著一塊懷錶發愣。

懷錶裡裝著一幀小相。他和雲喬坐在沙發裡,席榮給他們倆拍的。

照片上的雲喬笑得非常燦爛,眼睛成了細細的月牙,堆砌了滿臉的陽光,露出一口整齊潔白牙齒。

看著看著,席蘭廷像是受到了感染,也忍不住會心一笑。

他放下懷錶,去翻動手裡那些書,感受到了溫潤與柔軟,像女子的肌膚般。他輕輕歎了口氣。

“七爺怎麼了?”席榮問。

席蘭廷放下書,出了一會兒神。席榮以為他不會回答,不成想他卻道:“我終於接受了自己。”

席榮冇聽懂:“接受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