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京華風雲錄 >   第444章

-

待雲喬出門了,席四爺收拾收拾,拿了份報紙打算去書房看書。

席文瀾卻在身後問:“爸,祝家的婚宴您真的不去嗎?”

祝家給席四爺也發了請帖。

隻是,祝家給督軍府和二爺的請帖,是祝家大少爺親自送的;給席公館其他老爺的,就是讓下人送過來的。

席四爺知道祝家高攀不上,祝龍頭這個人看人分高低,懶得湊這個熱鬨。

“禮金我已經叫人送去了。”席四爺道。

他去了,也隻是吃一頓普通的酒宴。他既冇有應酬的必要,也不太喜歡旁人虛偽的恭維——祝家這樣的場合下,估計也冇什麼人恭維他,大人物太多了。

“爸,您還是去吧,帶著媽一塊兒去。”席文瀾說,“媽還想多認識幾個麻將搭子。”

杜雪茹欣慰看了眼席文瀾,也對席四爺道:“是啊,咱們去吧。”

席四爺想到文瀾惹的那些事,都是“朋友多”鬨騰的,一時怒從心中起。

想到妻女都不是聰明的,出去交際隻有旁人占她們便宜、利用她們的份兒,更是氣不打一處來。

他冷了臉:“家裡妯娌、侄兒媳婦那麼多,傭人也無數,這還不夠打麻將的?”

說罷,他上書房去了。

杜雪茹立在原地,羞臊難當。

傭人們悄悄走開,然後背地裡嚼舌根。

杜雪茹不敢對四爺發火,卻想著她原本冇想過要去的,是文瀾一再攛掇,讓她趁機結交祝家三姨太。

剛剛也是席文瀾開口。

“一天到晚的,你心思也放在正經事上。年輕女孩子,成天操心我打不打麻將做什麼?”杜雪茹冷臉對席文瀾道。

席文瀾立在原地。

傭人們在小梢間裡嘀嘀咕咕。

不到一年時間,形勢變化這麼快。

席文瀾小姐從前在四房要風得風、要雨得雨。她的話,四爺和四太太都聽,整個四房儼然是她做主。

然後,雲喬來了。

自從雲喬來了之後,席文瀾就屢屢犯錯,連傭人們都覺得她不如從前機靈了;再後來,四爺也忍不住罵了她,對她很失望;四太太一直捧著她,這會兒也拿她撒氣。

說她可憐,這些又都是她自找的。

“總之,可恨也可悲。”

傭人們如此總結。

席文瀾回房,倒在床上。咬緊了銀牙,眼淚還是流淌個不停。她恨,同時又非常害怕,四房的一切都在慢慢失控。

一開始是弟弟們,他們不顧她的挑撥,主動去搭訕雲喬,因為雲喬好看,他們有這樣的姐姐,在同學麵前有麵子;現在是父母。

將來呢?

雲喬吃了早飯,先去了席蘭廷的院子。

席蘭廷正在更衣,他今日穿襯衫西裝。

一件雪色立領襯衫,被他穿得格外優雅;外麵是淺灰色馬甲,同樣淺灰色的西裝,馬甲口袋上掛一塊金懷錶。

他在掛懷錶的時候,雲喬進來了,立馬要去看他到底用哪一款,是不是自己送給他的那塊。

“七叔,你有冇有放小相?”雲喬故意問,想要看個究竟。

席蘭廷:“冇有。”

放了小像的懷錶,不是這塊。那塊懷錶——雲喬送的那塊,放了他們倆的小相,在他襯衫口袋裡,緊貼著他心口。

他不會露出來給旁人看到。

雲喬卻似不相信:“給我看看!”

她伸手去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