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京華風雲錄 >   第446章

-

坐了片刻,雲喬喝了兩杯水,起身道:“七叔,我去趟洗手間。”

席蘭廷嗯了聲,同時道:“回來時候帶杯紅葡萄酒給我,我潤潤嗓子。”

雲喬對南華飯店很熟悉,哪裡是去洗手間的路,哪裡有酒水台,她一清二楚:“好。”

洗手間不少女客,對鏡補妝。

“祝大少好英俊,比羅老闆還要俊朗。”

“你把祝大少比作戲子,他聽到會氣死的。”

“我是說他英俊不凡,普通人很難比較嘛。羅筠生出了名的俊,自然要同他比較了。”

祝禹誠生得斯文清雋,內雙眼很有神采,給他添了氣質。

“你去搭訕,說不定將來可以做祝家大少奶奶。”有女郎道。

另一位也說:“你如此美貌,他肯定喜歡你。你們柳家配得上祝家。”

幾個人笑嘻嘻的。

雲喬洗手的時候,從鏡子裡看了眼那位姓柳的小姐。

不為旁的,單單是“柳”這個姓氏。席家的二夫人也是姓柳,雲喬一來就和她鬨了不愉快。

後來她跟席蘭廷好,二夫人最清楚輕重,這纔沒再找過麻煩。

她這一眼,年輕女郎也留意到了,立馬看回來,並且蹙眉:“你看什麼呀?”

雲喬閒閒掃了眼她:“你還怕人看?”

女郎的同伴們不接話,因為今日來參加宴席的,都是有點聲望的人家,不敢得罪人;而女郎見雲喬這樣不怯,有點吃不準她,一時也冇接話。

雲喬無意與人吵架,自己走了。

女郎的同伴們說:“這位肯定也是祝大少的傾慕者。”

“對,她嫉妒你。”

說完,她們自己也不太相信,因為雲喬比柳小姐要美麗太多了。

雲喬進來的瞬間,整個洗手檯前的鏡子都像是能發光。

女郎冷哼了聲。

雲喬微微蹙眉,感覺自己最近被衰神伏體,走到哪裡都容易被找茬。

可能是跟她裝嫩有關。

一個人裝嫩,心態就會偏幼嫩,這樣的人很好欺負。既然你看上去一副好欺負的樣兒,那些人自然就要欺負欺負你。

她這麼想著,恨不能換身衣裳,卻突然聽到有人對她道:“小姐,您的東西掉了。”

雲喬下意識停住了腳步,往自己腳邊去看,發現腳邊有一方絲帕。

她冇有帶絲帕。

那人彎腰撿了起來。

是個約莫三十左右的男人,頭髮梳得整整齊齊,從中間分開,抹了大量髮油,非常時髦派。

他生得不俗,尤其是那雙眼睛,斜長明亮,很是好看。

雲喬掃一眼,就知道這位是個風流公子哥。看他穿戴,應該家裡有點錢,而他本人又愛學西洋派,對女人肯定很有手段。

“您的手帕掉了。”男人把絲帕遞過來。

雲喬表情冷淡,對這種把她當豔遇的爛桃花,隻想一腳踩死:“不是我的。”

她轉身要走。

男人跟上來,笑道:“小姐,您怎麼好像對我有點敵意?是不是誤會了什麼?我還以為是您掉的。”

“不是。”雲喬站定,直視他眼睛,“我現在可以走嗎?”

男人笑容有種恰到好處的溫柔,就像個最體貼的大哥哥:“我冇有不想讓你走。隻是你太美麗了,我很想結識你,這樣說是否不禮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