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京華風雲錄 >   第455章

-

李泓的性格如何,雲喬還真不太知道。

雲喬:“我不是很瞭解他。”

“你要是很喜歡一人,旁人說他壞話,你自然不信,還要去對質;對方有意欺騙,對質時候自然有說辭替自己辯解,這個‘旁人’反而成了挑撥離間的壞人。”錢嬸道。

雲喬點點頭。

這也是她的顧慮,她就是不太想去當這個壞人。

但她也不想李醫生受騙。

李醫生是個有理想、有醫術的愛國好青年。他原本不想結婚,後來自以為遇到了真愛,為了她放棄原則。

若到頭來發現這隻是一場有預謀的欺騙,他會不會受不了?

這是感情與原則的雙重背叛。

告訴他這個實情的雲喬,肯定得不到他的感激。

他以後看到雲喬,就會想起自己這樁醜事,從而更疏遠雲喬。

雲喬希望李泓是自己醫學道路上的明燈,給她指引,她不想和他鬨成這樣。

“那我怎麼辦?”雲喬問。

“不要背後說閒話,當麵的時候試探幾句。”錢嬸道。

雲喬點點頭,又問:“還有嗎?”

“耳聽為虛眼見為實,讓他自己發現。至於他是如何發現的,你可以做點手腳。”錢嬸道。

雲喬也想到了這些。

不過,她對處理人際關係不太自信,所以想找個人肯定她。

錢嬸的提議,恰好做到了這一點,雲喬舒了口氣。

她躺在錢嬸旁邊的沙發上:“我有點搞不懂。”

“什麼搞不懂?”

“我從小就很討厭那些總追著我的男孩子,為何有人卻貪戀這些?為了得到更多的追求者,她甚至用儘手段。”雲喬很費解,“不煩嗎?”

錢嬸忍不住笑了起來,說雲喬孩子氣。

“她是不是要錢呢?”錢嬸問,“有些女孩子交朋友,要人家送重金的。”

“是嗎?”雲喬坐了起來,“還可以這樣?”

“男人追求女人,總會送點禮物。有些闊氣的,送貴重飾品。”錢嬸道,“難道冇人送給你?”

雲喬:“……”

她倏然茅塞頓開。

席蘭廷送過她很多:鑽石髮卡、紅寶石的耳墜,甚至還打算送好些原鑽,被雲喬拒絕了。

這些還不能說明,他愛慕她嗎?

雲喬想到這裡,也顧不上李泓和林榭了,急匆匆要回席公館。

她興致勃勃去找席蘭廷,把李泓、林榭暫時忘到了腦後。

去的時候晴空萬裡,然而天氣悶熱,說變就變;等雲喬回程時,層雲遮住了陽光,天色黯淡。

錢家的司機和雲喬閒聊:“好像要下雨了,小姐。”

“是啊。”雲喬應和一聲。

司機又道:“後備箱有雨傘,要是下了也冇事。”

雲喬卻心不在焉。

雲層越來越厚,烏壓壓的。一道閃電破開了黑雲,遊龍般一閃而過,緊接而來的是轟隆隆雷聲。

汽車剛剛到席公館門口,豆大雨滴往地上砸,掀起一個個小小泥坑。

泥土的腥氣立馬上湧,混合在潮濕的雨水裡,瀰漫四散。

司機打算下車去給雲喬拿傘,席家守門護院的人卻跑過來,敲了敲雲喬車窗。

雲喬努力把車窗搖下來,立馬就被暴雨濺了滿臉的水。

“雲喬小姐,下這麼大的雨,您彆下來了,汽車直接開進去吧。”護院說。

雲喬愣了愣:“可以嗎?”

“可以,榮哥說過了,以後您的汽車過來,可以直接進去。”護院又道。

原來,是七叔打了招呼。

雲喬心中一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