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京華風雲錄 >   第456章

-

雲喬迫不及待想要見到七叔,故而冇有矯情,讓司機開了進去。

司機也是頭一回開車進席公館,不免東張西望,很是好奇。隻是暴雨傾盆而下,很快籠罩了視線,遠景看不清了,近處都是些花花草草。

雲喬給他指路。

到了岔路口,司機冒雨下去開後備箱,拿了把傘給雲喬。

短短幾步路,司機已經被淋透了。

有風,雨勢很急,哪怕撐傘了也無濟於事,雲喬的半邊身子很快就濕透了。

她讓司機先回去,自己往席蘭廷那邊走去。

暴雨來勢洶洶,雲喬的雨傘像被水牆往下壓,她舉得很累,終於一步一挪到了席蘭廷的院子。

她敲門,半晌纔有人開。

席尊看到是她,也有點意外:“這麼大雨,你們一個個的……”

一個個的,怎麼了?

她伸頭往裡看了眼,發現席蘭廷一個人立在庭院裡,任由雨水澆灌他滿身。他站得筆直,從前未有。

而他平時不這麼站,他平時能癱著就癱著,能靠著就靠著。

“他怎麼又淋雨了?”雲喬大聲問席尊。

席尊哪裡知道?

七爺淋雨這毛病,也不是一直都有。自從遇到了雲喬,有次他淋雨,從那之後,每每暴雨天他都要站在雨裡。

雲喬和席尊這邊還冇說完話,席蘭廷透過水晶簾幕般的雨布,也看到了雲喬。

他招招手。

雲喬走到了他跟前,努力把傘舉起來,想要替他遮遮。

傘很沉,席蘭廷又很高,雲喬艱難舉起了雙臂。

她開口:“七叔……”

席蘭廷略微低頭,抱住了她的腰,將頭穿過她手臂,擱在她肩膀上。

雲喬愣住,手裡的傘更重了。她隻感覺自己的心快要從嗓子眼跳了出來,身子一陣陣的綿軟,手臂無法支撐這樣的重量。

她落入了這樣的懷抱,很結實但冰涼,雨水、他的肌膚,全是涼透了的。

雲喬想要開口,心跳堵住了嗓子眼。

最終,她手臂太酸,加上自己一陣陣發軟,傘落地了。

雨水澆了她一頭一臉,她的手緩緩下垂,落在席蘭廷的手臂上。

席蘭廷在她耳邊說了句什麼。

他似乎說了另一種語言,雲喬冇聽懂。

而後,雲喬視線逐漸有點模糊,她用力眨了眨眼,還以為是雨水;再後來,她慢慢陷入了昏迷,這才驚覺自己發軟不是因為太激動了。

待她醒過來,夕陽漫天。

庭院花草樹木被雨水沖刷了一遍,葉子嫩綠髮亮,泥土的腥氣不散,但雲喬喜歡聞這個味道。

天空也乾淨,萬裡無雲,似一塊上等的玉;霞光璀璨,照著後窗的五彩玻璃,被反射出細細的虹。

雲喬坐在床上,發了一瞬間的呆,而後頭上有什麼掉落。

是毛巾。

寬大毛巾裹住她濕漉漉頭髮,吸乾了頭髮上的水。

掀開被子,身上換上了乾淨睡衣。

雲喬下床,此處乃席蘭廷的廂房,她前些時候住過,睡衣也是她的。

“七叔?”她大喊一聲。

片刻之後,席蘭廷走了進來,手裡拿了個喝紅酒的高腳杯。

他漫不經心遞給了雲喬:“喝一點,薑湯。”

雲喬:“……”

誰家薑湯用高腳杯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