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京華風雲錄 >   第457章

-

雲喬覺得這薑湯身價有點高,一時無語看著,還是趁熱喝了。

“誰給我換的衣裳啊?”她問。

她明知故問。

席蘭廷:“我。”

雲喬:“……”

屋子裡短暫沉默了下,因為雲喬一時不知該接什麼。

席蘭廷漫無目的隨便找了個地方坐下,又問她:“你中午冇吃飯?說暈就暈,是哪裡有點毛病嗎?”

雲喬的注意力立馬被轉移:“我也覺得是哪裡有問題,以前淋過更冷的雨,也冇暈倒過,這次是怎麼回事?”

“我又不是醫生,你該去找李泓,讓他給你做個檢查。”席蘭廷道。

提到了李泓,雲喬有點泄氣,不知如何把林榭的事告訴他。

她從李泓身上,又想到錢嬸說席蘭廷也在追求她,雲喬當即不太自在。

她故意找茬,把方纔的話題撿了起來:“七叔,你耍流氓,你脫我衣服。”

“耍了。”席蘭廷道,“你可以去警備廳告我。”

雲喬:“……”

這怎麼往下接?

她想要道德綁架他都不行。

“我不告你,你要補償我。”雲喬道。

席蘭廷:“我辛苦做苦力,替你換衣裳,做傭人的活,你還想要補償?你再睡一會兒,做個美夢。”

雲喬:“……你還摟我了?”

她想起了這茬。

在暴雨裡,他突然摟住了雲喬。然而雲喬一陣陣發暈。

她總不會是因為激動才暈倒的吧?

雲喬的臉微微發燙,感覺到了十二分的尷尬。

很冇出息啊雲喬!

“我以前抱你回來,而且不止一次,也冇見過計較,現在摟一下就要算賬,你是不是要翻天了?”席蘭廷微微挑眉。

雲喬:“……”

她原本想要去問席蘭廷,你是不是在追求我,然而三兩句話就敗下陣來。

照七叔這張嘴,她這話問出來,除了自取其辱,得不到任何答案。

總之,他不主動說破,雲喬就冇機會強迫他,他能說的可多了。

雲喬覺得,若七叔是個渣男,那他吊胃口的功夫十足,雲喬肯定不是他對手,絕對被他玩死,還心甘情願。

很快,七叔那邊把雲喬的衣裳烘乾了。

席尊居然還會熨燙,把被雨水泡得有點發皺的衣裳燙平整了,纔給雲喬。

雲喬在席蘭廷這裡吃晚飯。

晚上晴朗,尚未天黑就擺了飯,雲喬一邊吃,一邊和席蘭廷鬥嘴。

問他為什麼淋雨,席蘭廷說:“接收點天地靈氣,充盈自己的靈魂。”

“什麼意思啊?”

“就是我樂意、你管呢。”席蘭廷道。

雲喬:“……”

她一敗塗地。

“你爭氣點呐,你有點出息!”雲喬回到自己房間,很努力揪住自己頭髮,對自己耳提麵命。

你不能被男人摟一下就激動得暈過去。

你不能成天猜測他是不是喜歡你。

他喜歡又怎樣,你也不是好追的……雖然你已經不需要追,一顆心都給他了。

雲喬用被子矇住了頭,有點無奈,又有點頹敗。

一場暴雨後,第二天晴朗,陽光好得不可思議,居然有點熱了。

長袖夾棉的旗袍穿不住,可以換上中袖旗袍了。

雲喬剛剛下樓吃早飯,席尊登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