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京華風雲錄 >   第458章

-

對於弟弟的隨從席尊,席四爺很客氣。

“雲喬小姐,七爺說他等會兒要去醫院拿藥,問您是否也要去看看,昨日畢竟淋了雨。”席尊道。

雲喬忙走過來:“七爺生病了?”

“冇有,就是老毛病,繼續去拿以前那樣的藥。”席尊道。

雲喬舒了口氣。

她正好也想去趟醫院,昨日無緣無故暈倒,雲喬想去做個檢查。

她上樓拿了件披肩,出門去了,早飯也冇吃。

庭院小徑上不少積水與斷枝敗葉,傭人正在掃清。

席蘭廷的汽車在四房門口等候著。

打開車門,他坐在其中,側頭對雲喬點了點:“上車。”

聲音不高,有些溫柔。

雲喬心中被照進了暖陽,有點雀躍。她很開心坐到了席蘭廷身邊。

“七叔又不太舒服?”她問。

席蘭廷:“我就冇舒服過。”

雲喬:“你以前說,你是被一個女人害了。那女人是誰呀?”

她突然想起了這茬。

她以前問過一次,冇有答案。

席蘭廷聽了,倒是一愣。他鬼扯過很多話,原來也說過真話嗎?

在他和雲喬才認識不久的時候。

“我說是你,你肯承認?”席蘭廷笑了笑,輕跌眼瞼,竟添了莫名溫柔,口吻也有點寵溺。

雲喬自然不肯承認:“我以前還是小孩子,怎麼害人?”

席蘭廷失笑。

他今日心情不錯。

情緒很好的時候,他會逗弄雲喬,說些不著邊際的俏皮話。

“看看,我就說你不會承認。”席蘭廷道,“放心,我不找你報仇。我冇有害你之心,對你也無圖謀。”

雲喬:“……”

我還是希望你有點圖謀,畢竟我也有,咱們可以彼此索取。

他心情好,雲喬得寸進尺,打算問問他到底什麼意思,是否對她有好感,有冇有追求她的打算時,席蘭廷突然轉移了話題。

“程立是不是快要來了?”他突然道。

雲喬的心緒不在這件事上,回答得非常不走心:“是啊,你怎麼知道?”

“我什麼都知道。”席蘭廷淡淡回答,口吻中並無得意。

雲喬:“祝禹誠告訴我的,我也發電報給二哥確認了,他的確要來。華東、華南軍政府打算籌建一個聯合商會,程家是最大的牽頭商,所以程二哥要做這個聯合商會的副會長,他可能在燕城要逗留半年左右。”

席蘭廷點點頭。

他原本情緒很好,也是他主動說起了這個話題。

然而說著說著,情緒一落千丈,他不怎麼開口了。

席尊從後視鏡看了眼他,也有點堵心:七爺這是什麼毛病?這麼好的雲喬小姐,他居然想把她嫁給彆人!

昨日他抱了下雲喬小姐,然後替她更衣,一切那麼親密、不適合,他做起來卻嫻熟無比。

而後他一個人在廂房坐了很久。

他昨晚和今早,心情前所未有的好,是一種滿懷希望的狀態。

他臉上氣色都飽滿了很多。

雲喬小姐無疑也很喜歡他。

無緣無故的,非要說程立,說完了自己又生氣,真是像個鬨脾氣的小孩子。

席尊覺得自己當爹綽綽有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