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京華風雲錄 >   第462章

-

席蘭廷扶住她腰。

她今日穿了件中袖旗袍,薄薄一層衣料,裡麵是白色襯裙。

喝了酒的緣故,她體溫偏高,衣裳也被烘得暖暖的,觸手溫軟,席蘭廷似被燙了下。

雲喬看著他,目光癡迷而淩亂,她真喝醉了。

“七叔,你在追求我嗎?”她又問一句,並且摟住了他脖子。

席蘭廷嗓子很乾。

往事一層層往他身上蓋,記憶裡她肌膚的溫度、唇的柔軟,全部湧了上來,他幾乎猙獰壓抑著自己的情緒,然而眼睛全變了顏色,成了一種近乎灼人的金色。

他本性不擅長壓製,然而他總是不肯以凡人自居,不能任由自己失控。

雲喬喝醉了,對看到的一切都不以為意,一切都是自己錯覺。

“不是追求也沒關係。”她嘟囔著,靠得更近,席蘭廷鼻息間能聞到她唇齒間溢位的酒香,“七叔,你何時來追求我?我很好追的。”

這句話聽在耳裡,席蘭廷腦子裡似有什麼炸開。

他失控般收緊了手臂。

她陡然貼近他,視線裡的人那樣清晰,她那飽滿嫣紅的唇,沾了點紅葡萄酒的水漬,更顯得鮮嫩。

一切都在誘惑著席蘭廷。

他的理智,也隻是垂死掙紮了一瞬,然後他微微俯身,唇吻上了她的唇。

雲喬一愣,先嚐到了一點冰涼的觸感,而後是鋪天蓋地的氣息。

男人的氣息,一點點入侵她,她唇齒被他牢牢封住,冇有半點空隙,他在侵占她的一切。

雲喬摟住了他脖子。

後來她覺得喘不過來氣,席蘭廷摟她太用力了,像是要把她揉碎一般。

她的唇也有點發木。

席蘭廷放開她的唇之後,她似溺水之人獲救了,拚命呼吸,把之前失去的空氣都補回來。

席蘭廷的手,仍緊緊抱住她,而在她耳邊低喃。

他的話很奇怪,尾音動聽極了,像一種失傳的古語。

雲喬卻奇蹟般感覺自己聽懂了。

“你還肯相信我?我彆無所求。”他反反覆覆說這一句,“你要相信我,那隻鳥也不是我害死的。”

字字句句,像溫柔的絲線,包裹著雲喬,讓她陷入了很舒服、很綿軟的境遇裡。她倏然低聲問了句:“什麼鳥?”

席蘭廷卻是一愣。

他放開了她,定定看著,似乎想要看透她皮囊,傾聽她靈魂之聲。

雲喬太困,她往前一撲,重新跌入了席蘭廷懷裡。

翌日早起,雲喬尚未睜開眼,就感受到了一陣子從胸口傳來的愉悅。

她坐在床上,不知自己這麼開心是因為什麼。

而後她聞到了一股子清甜花香,也聽到了雀兒嘰嘰咋咋的叫聲,甚至還有河邊的水流。這不是她的房間。

窗牖半開,窗簾被風吹起一角,陽光撒入室內,春光明媚得不可思議。

雲喬坐了起來。

她更衣,推開房門,席尊和席榮坐在庭院的小石桌上吃早飯。

看到她起來,席榮嘴裡叼著半塊油餅,招呼她過來吃飯。

雲喬趕緊去洗手間刷牙洗臉。

她坐下時,頭髮披散低垂著,腦殼有點懵,但眼睛裡熠熠生輝,好像全天下的光彩都照進了她的眸子裡。

她開心至極。

“我怎麼睡這裡了?”她端起小米粥,問席榮。

席榮把湯包往她這邊推了推:“您昨日帶了兩瓶酒來,自己喝了一瓶。”

雲喬:“……”

那她到底在高興個什麼勁兒?

她一邊吃早飯,一邊往席蘭廷的屋子裡看:“七爺呢?”

“出去了,雙福跟他,可能今晚不回來。”席尊接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