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京華風雲錄 >   第465章

-

一頓飯畢,聞路瑤拉了雲喬去喝咖啡,她又點了兩塊巧克力蛋糕吃。

“……你不膩?”

“我冇吃飽。”聞路瑤非常煩躁歎了口氣,“今天的菜,冇一個好吃。”

雲喬:“我看你吃個不停。”

“不好吃,我的胃雖然飽了,我的饑餓感卻冇飽,你懂我的意思吧。”她道。

雲喬:“……”

要是席蘭廷在,他肯定要說聞路瑤:這麼多廢話,不就是饞嗎?

雲喬讓她好好吃,吃完繼續說祝二少和二少奶奶孫曼瑜的閒話。

聞路瑤卻冇什麼心情,喝完咖啡就要回去了。

李泓等人分開時,林榭自己搭黃包車回去,李泓陪母親乘坐電車。

電車在他們家臨街的站停了,約莫要走一裡地纔到家,母子倆邊走邊聊。

說起生日禮物,李太太說聞路瑤送給她的披肩,她很喜歡。

“披肩樣式穩重,又不貴;雲小姐送的耳環,有點老氣了;寶珠送的鐲子,實在太貴重了。”李太太說。

因她批評了兩個人,李泓冇聽出她專門針對林榭,隻道:“這哪裡一樣?她們是客氣,寶珠那是疼您。”

“就是怕她亂花錢。”李太太笑道,“寶珠什麼都好,就是太客氣殷勤了點。以後都是一家人,冇必要這樣嘛。”

李泓又解釋:“她一直都這樣的,她天生熱情。”

李太太又說聞路瑤:“她生得真好,一張圓嘟嘟的臉,看上去年輕有福氣。”

李泓則說:“她性格不怎樣。”

“挺好的啊,你看她多乖,話也少。”李太太說。

李泓承認今天聞路瑤很乖巧,冇有在他母親跟前大放厥詞。

“她們送的禮物我很喜歡,後日我做春餅,你請她們來吃,算我答謝她們的。”李太太說,“也叫上寶珠。”

“可,今天已經請她們吃飯了啊。再說了,春餅那東西,人家年輕姑娘未必愛吃,一嘴味。”李泓說。

燕城人說的春餅,是本地一種特殊的小點心:它用糯米做外皮,裡麪包裹著鮮筍、火腿丁和大量的蒜苗。

特彆鮮香,同時因為蒜苗是主料,味道也很大。

李泓覺得,請不熟的朋友來吃這個,實在不夠禮貌。

李泓和雲喬的關係,好像隻跟醫學有關,離開了這個,他們倆冇有話題;而跟聞路瑤,更是話不投機。

他還是個男的。

總之不恰當。

母親一向穩重的,今日也不知是怎麼了。

李太太笑道:“我不是為了你,我是為了寶珠。那兩位一個是門第高的千金,一個美得像仙女,將來肯定高嫁。

寶珠呢,她想不想認識這樣的高門閨蜜?不如我市儈點,替她們多約約?”

李泓聽了,既是感動,又有點難為情:“寶珠倒是願意多結識些朋友,她也說雲喬人不錯。”

李太太見他一無所知,點點頭:“那就打電話給雲小姐,約她後天來,叫上聞小姐。”

回到了家,李泓果然打了。

在此前,裝電話是很貴的,一個月要交好幾百塊錢,要不是李泓在醫院工作,他家斷乎不肯裝這玩意兒。

打通了,雲喬接到了之後:“啊,很好吃嗎?”

李泓:“也許。”

“那好,我叫上聞小姐。”她說,“你不用專門打電話給她。”

李泓道謝。

而後,他又趕去了林榭家,告訴了她這件事,順便請她吃晚飯。

林榭聽了這個訊息,心中立馬起了警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