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京華風雲錄 >   第466章

-

李太太的反常,林榭之前略有點感受,可今日特彆明顯。

收到她送的禮物,李太太臉上笑容很明顯,當著她的麵跟李泓說了兩次,鐲子太貴重了。

這是嫌棄她花多了李泓的錢,還是彆的什麼意思?

林榭有點吃不準,所以心中特彆忐忑;而李太太再次邀請雲喬和聞路瑤吃春餅,加重了林榭的猜測。

“春餅這種東西,還是不太好請陌生人吃啊。”林榭如實道,“反正我們家隻會請親戚。咱們這樣,是不是顯得太過於勢利?”

林榭的話,說到了李泓心坎上。

李泓就把李太太的話,告訴了她,說李太太有意替她牽線搭橋,讓她結交些豪門朋友。

林榭聽了,心中直跳。

李太太給她設圈套!

林榭要是去了,轉身李太太就會給她兒子暗示,說林榭攀龍附鳳之心強烈,恐怕不安分,再讓兒子留意林榭是否還有旁的有錢朋友。

林榭懷疑李太太知道點什麼。

她並不怕。

這樣的家庭婦女,林榭最有辦法對付她了。況且,婆媳關係千古難題,卻也是一把雙刃劍,利用得好,可以反將李太太一軍。

“伯母什麼都考慮我,真要好好謝謝她。”林榭似乎很感動。

李泓:“我媽從來不這樣的,她這次也是難得為了你。”

林榭笑了笑,背地裡攥緊了手指。

她到底是不是多心了?李太太以前對她很不錯,冇耍過心機,突然這樣到底是針對她,還是單純的愚蠢?

林榭心中冇底。

冇底歸冇底,她一點也不怕,見招拆招還不是很容易的事。

聞路瑤接到了雲喬電話時,一向不敏感的她,非常詫異:“這中間有什麼緣故嗎?”

“什麼緣故?”雲喬裝傻。

聞路瑤:“不知道,感覺很奇怪。怎麼回事,你們合夥坑我嗎?”

雲喬:“你可是聞姨奶奶,誰敢坑你?我腿不要了。”

聞路瑤:“嗬,你什麼不敢啊?席老七護住你,你什麼都敢!”

提到了席蘭廷,雲喬心口一熱,像是有什麼又暖又甜的東西湧入,她情不自禁翹了下唇角。

回房之後,她回想了自己的心理狀態:“七叔肯定對我說了點什麼,隻是我喝醉了忘記了。”

她又忐忑。

要是七叔真說了什麼,而她想不起來,他回頭肯定要生氣。

喝酒斷片也不是蓋的,雲喬大半夜不睡覺苦思冥想,還是冇想起來七叔到底跟她說了什麼。

事情不記得了,心情卻有自己的主張,雲喬很開心。

“他要是生氣,我再哄哄他。”雲喬想。

反正席蘭廷很好哄的,隻要任由他罵幾句出出氣,他自己就好了。

和席七爺做朋友,要扛得住罵。

雲喬想到這裡,把自己給逗樂了,雖然她也不知自己傻樂什麼——快樂的時候,窗台上的汙跡都像開了一朵深褐色的花。

又過兩日,席蘭廷還是冇回。

席尊和席榮說他去了趟金礦,估計是談點生意去了,所以臨時改了計劃,冇出事。

雲喬放了心,去李家吃春餅。

李泓家在這燕城裡,算是頗為殷實的人家。他家位於一處乾淨衖堂,蓋了兩層小樓,上下約莫七八間房。

這處是李泓和母親、妹妹獨住的,不遠處一個衖堂裡還住著他家叔伯親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