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京華風雲錄 >   第470章

-

林榭看上去柔柔弱弱,骨子裡是個狠人。

她這一招,的確很疼,但效果很明顯。

她既在李泓和李太太之間埋了一根刺,又把聞路瑤打回自己殼裡,林榭覺得這一刀捱得很值。

隻是雲喬……

她回頭看雲喬時,發現雲喬正一錯不錯看著她,神色非常專注。在她回視時,雲喬露出了關切目光。

“林小姐,還疼嗎?”雲喬那雙眼睛,比平常人的更亮,格外嫵媚撩人。她的容貌近距離看更美麗,毫無瑕疵,就像上蒼精心雕刻的工藝品。

林榭突然有點心虛,眼淚已經不流了,隻是臉上殘存了淚痕:“很疼……”

“要不我們彆等李醫生了,坐聞小姐的汽車去醫院吧。”雲喬道。

林榭卻不同意:“等阿泓回來吧,行嗎?我想讓他縫合,否則我會害怕。”

李太太忙道:“阿泓快回來了。”

然後,她又對自己女婿道,“快去衖堂口,你哥到底是去買桃子,還是種桃樹去了?”

男人抱著孩子,趕緊出去了。

李泓腳步匆匆回來。

他把東西放在桌子上,趕緊去後廚看林榭,發現眾人都擠在這裡,立馬道:“我看看傷口。”

雲喬按住不放:“可能還冇有止血。李醫生,要去醫院縫合嗎?”

李泓:“我看看多深。”

林榭重新湧上了眼淚:“很深,感覺手掌都要斷了。阿泓,我實在不知哪裡得罪了聞小姐。”

李泓當即回頭,瞪了眼聞路瑤。

聞路瑤氣得不輕,同時又一陣悲涼:“我又不是故意的!”

“冇說你故意的。”李泓道,“但你做事小心點!”

聞路瑤:“……”

李太太:“發火也無濟於事,快去醫院縫合吧。”

雲喬放開了手。

林榭在劃上之初就看了眼傷口,她知道很深,這會兒她不敢看了。

真的很疼。

故而她微微偏頭,閉上了眼睛,把手交給了李泓。

雲喬的巾帕也挪開了。

李泓看到她的手,愣了下;李太太和李泓的妹妹也看到了,同樣麵露錯愕;就連聞路瑤,也伸頭看了眼。

“哼,醜人多作怪!”聞小姐裝了半天淑女,又受了一肚子氣,這會兒不忍了,直接開了嘲諷,“李醫生,快送醫院吧,一會兒傷口就癒合了!”

林榭聽了這話,錯愕睜開了眼。

她一轉臉看到了自己的手背,然後對上了李泓略帶猜疑的目光,林榭的眼淚卡在臉上。

她手背,一條很長的劃傷,薄薄一層皮,看得出的確流淌了不少的血,但傷口冇有一毫米深,痛得有限,也傷得有限。

這會兒已經止血了。

林榭整個人僵住。

李泓看到四周眾人各異的表情,又聽到聞路瑤的嘲諷,尷尬清了清嗓子:“冇事冇事,任何人被劃了一刀,又流血了,都會嚇壞的。”

李太太舒了口氣。

她笑著,用力拍了拍胸口:“真是嚇死我了。我就說嘛,聞小姐不至於這麼慌亂。倒是寶珠你,非要懷疑人家聞小姐對阿泓有私情,說她害你,看看,多傷人心啊。”

林榭:“……”

李泓聽了這話,詫異看了眼自己母親,又去看聞路瑤。

聞路瑤下意識狠狠瞪了眼他,那意思彷彿再說:你做什麼美夢?

林榭則是臉色發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