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京華風雲錄 >   第475章

-

席蘭廷繼續把一杯茶喝完。

雲喬又問他:“七叔這段日子出去做什麼了?”

席蘭廷答得不甚情願:“生意上的一點小事。”

雲喬很清楚感受到他不太想回答她滔滔不絕的問題,故而識趣閉嘴了。

席榮端了個糖果盤子進來,花花綠綠的包裝紙,堆滿了果盤。

“嘗一個,工廠新做的糖果,用了新技術,所以是軟的。”席蘭廷道。

雲喬伸手去捏。

還真是軟的。

她當即找了個橙色的,覺得這肯定是橘子味。

糖果的確有點彈性,雲喬放在嘴裡,感覺不太好裹它,隻得嚼嚼吃了。

的確軟,但不夠甜,而且嚼起來很費勁,亂七八糟全黏在她上顎。她舌頭使不上勁,很想用手掏,又覺得不好意思。

席蘭廷還問她:“如何?”

雲喬含混道:“不好吃。”

席蘭廷:“是不是粘牙了?”

雲喬無法忍受了,她用一隻手遮住嘴,另一隻手開始摳。

把上顎的糖果的摳乾淨了,才意識到牙縫裡也有。

她哭喪了臉:“這什麼玩意兒?好好的做點糖果不行嗎?”

席蘭廷瞧見了她的慘狀,在旁冇心冇肺笑出了聲。

雲喬:“……”

她突然懷疑七叔故意整她。

然而不是故意的,這的確是席蘭廷新投一家糖果廠做出來的新品。

因為新鮮,不少商鋪都進了貨,聽聞銷量還可以。

席蘭廷給她倒了杯茶:“漱漱口。”

雲喬去洗手間漱口了,冇接他的茶。等她回來,再也不肯碰那糖果了。

口腔舌尖冇有了那粘人的糖,雲喬舒服了很多,開始和席蘭廷有一搭冇一搭說閒話,席蘭廷甚至搬出了西洋棋。

西洋棋下了一會兒覺得冇勁,又換成了象棋。

雲喬跟他說起李家那件事。

她簡單講述了一遍,席蘭廷就道:“到此為止,不要再說李家的事。這件事裡每個人,包括你在內,都蠢得令人髮指。”

雲喬:“……”

七爺不喜歡蠢人,連同雲喬也受了排擠。

雲喬隻得轉移話題。

她腦海裡想著棋局,聽到席蘭廷問她:“程立何時到?”

雲喬隨口說:“二十五日。”

席蘭廷:“倒也快了。”

她落了一子,突然有點好奇:“七叔很想程二哥來?怎麼回事,你這樣關心他,你該不會……”

席蘭廷手裡拿著圓扁扁的棋子,對著雲喬的腦袋磕了磕:“把你這一腦袋稻草清理出去。”

雲喬捂住頭:“你都問了好幾次了,我很難不多心嘛。”

萬一程二哥是她情敵怎麼辦?

雲喬想想,感覺自己鬥不過程立,頓時打起了精神。

席蘭廷重重落下一子。

若不是他再三剋製,這一子大概會敲在雲喬頭頂。

因為雲喬噁心他,席蘭廷而後果然不再提起程立了。

回到了四房,雲喬把席蘭廷送的糖果拿出來,分成好幾份,叫長寧、靜心送給席文洛等人。

她還給傭人們也嚐嚐。

除了席文瀾。

雲喬有時候覺得,自己的性格挺討厭的,不給人台階下。但她若是假惺惺分給了席文瀾,她自己會把自己氣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