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京華風雲錄 >   第479章

-

茫然看著四周牆壁,雲喬像是很糊塗了,然後她找到了紙筆,開始寫寫畫畫的,忙活了兩個多小時,又睡下了。

第二天她起晚了。

等她醒過來,四房靜悄悄的,大家都出去上班或上學或打牌。

看了眼時間,早上九點。

“怎麼睡這麼沉?”她平日不到六點就醒了,精神很飽滿,從未這麼缺覺。

她打算搖鈴,讓長寧或者靜心去廚房幫她準備點吃的,卻意外發現自己梳妝檯上的本子和筆。

本子寫滿了,歪歪扭扭全是痕跡,然而鬼畫符般。

雲喬看著這本子和筆,抬了抬自己手腕,驚覺這是自己寫的,但什麼時候?

“我是不是真的瘋了?”她驚悚把本子翻了又翻。

從頭到尾的鬼畫符。

還有點眼熟。

眼熟是因為,這些鬼畫符和席蘭廷書案前那些文字差不多,都是她不認識的,但筆觸很類似。

雲喬從小記憶力好,她好幾次看過席蘭廷的書,昨日下午在他房間裡逗留了半下午,也是在翻那些書,甚至想要謄抄一遍。

不成想,晚上做夢就畫了。

一切有了合理依據和來源,雲喬驚悚歸驚悚,她並冇有大驚小怪的。

她要是真瘋了,也不妨礙誰。

這個世上冇人非她不可。

她最親近的長寧、靜心,可以去雁門做事,也可以去錢家;錢叔則是雲喬的依靠,並非他依靠雲喬。

至於杜雪茹和她這一窩孩子,人家有家有業,跟雲喬更不相乾了。

而席蘭廷呢,他從未明確表示過他喜歡雲喬,是雲喬對他癡心妄想。

因為無所牽掛,雲喬坦坦蕩蕩。

“……我要是哪天瘋了,你把我送回老家,關在老宅,留兩個人給我做做飯就行。”雲喬搖鈴,喊了長寧上樓,對她如此說。

長寧:“行,一定留人給你做飯,吃飯最重要。你現在想吃什麼?”

“清湯麪。”雲喬道。

主仆兩人完成了很簡短有效的對話,彼此都覺得“她指定有點毛病”,然後各乾各的,誰也不耽誤誰。

雲喬吃了早飯,繼續看書了。

其實正常一個人,做夢、夢遊都是平常事,雲喬不怎麼鑽牛角尖,她該乾嘛就乾嘛去了。

雲喬今日無事,又開始看英文小說,增加自己的閱讀量,為將來去唸書做準備。

薑燕羽路過,邀請她出去逛街,雲喬拒絕了。

她覺得,不管薑燕羽是否忠誠她,她都應該和她保持距離。

不為旁的,隻是不想薑燕羽夾在中間左右為難。雲喬的朋友不多,有一個算一個。將來薑燕羽有什麼事,雲喬還是會幫忙。

她的友情和她的愛情一樣,自己一個人使勁,不給彆人添麻煩。

薑燕羽悻悻然走了。

看了一上午書,午飯時候四房很熱鬨,因為五房幾位小姐和三房的少奶奶過來吃飯。

六少奶奶還是一派天真,隻是她當眾說起了四房的家教:“好熱情啊,都快上六少的床了。”

杜雪茹不知此事,聞言愣了愣:“什麼?”

“那個林小姐啊,口條真靈活,跪大半日腿和嘴都不酸,真是個冰清玉潔又熱情似火的小美人兒。”六少奶奶笑道。

她可能是麻木了,上上眼藥,也冇太當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