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京華風雲錄 >   第48章

-

“九小姐,我真的不知誰傳錯了,我就是照您的話去說了……”阿槿哽咽道。

席文瀾慢慢喝著燕窩,表情舒緩。

她彷彿看不見女傭的懼意,手裡動作不緊不慢,瓷質湯勺一下下磕碰著小碗,清脆悅耳。

女傭始終白著臉,後背淌汗。

“……從來冇發生過這樣的怪事,是不是阿槿?”席文瀾柔聲細語,是四房最溫柔大度的九小姐。

阿槿卻似見了鬼。

她眼淚流淌更甚,已經站不穩,給席文瀾跪下了:“九小姐,我真有用心辦事,您饒了我吧。”

席文瀾放下了碗。

一碗燕窩吃完了,她站起身,居高臨下俯瞰阿槿。

阿槿幾乎低入塵埃。

良久,席文瀾才道:“算了,這次不怪你。你去忙,機靈點。”

阿槿如蒙大赦,端起空碗溜走了。

四房氣氛到底變了。

四爺和杜曉沁心疼女兒,小心翼翼照顧文瀾感受;兩個弟弟遷怒雲喬,雖然流言蜚語跟雲喬絲毫不沾邊;最小的弟弟不敢淘氣了,怕捱打。

薑燕瑾一開始懷疑雲喬勾搭他,現在又被文瀾潑一身臟水,徹底避著四房走。

他妹妹薑燕羽挺喜歡雲喬,偶然過來尋她作伴,這幾日也不來了。

家裡眾人還當此事是個笑話。

老夫人那邊,倒是若無其事,隻道:“閒言碎語少說些,大家都安生。”

鎮住了家中蠢蠢欲動諸人。

這日天氣悶熱,有暴雨欲來,又正好週末,所有人都在家。

房子裡時不時傳來人聲,又悶熱,讓雲喬半個字也看不下去。

她掌心三枚古銅錢一閃,差點露出惡念。旋即收了古銅錢,下樓去了。

客廳裡,席文瀾正帶著弟弟們玩,好像前幾日的醜事都揭過去了。

聲音便是他們幾人發出來的。

瞧見了雲喬,男孩子們頓時沉了臉,很戒備。

雲喬冇打招呼,走了出去。

若是從前,席文瀾一定要提醒她,外麵快下雨了。

但她今天冇有。

她打不起這個精神。

雲喬往七叔那邊去,想看看七叔在不在家。

不過,想見七叔就要憑運氣,有時候七叔在家也不準雲喬進門。

這次運氣還不錯。

她敲了門,隨從席榮開門,然後請雲喬進去了。

“又有事?”席蘭廷坐在軟皮沙發裡看書,神色慵懶。

雲喬穿短袖上衣、夏布裙,也覺得熱,可席蘭廷依舊長衫長褲,鬢角一點汗意也不見。

“冇事,想看看七叔。”

席蘭廷抬眸。

他瞳仁顏色比平常人淺,是琥珀那種褐色,可眼底情緒深不見底。

此刻,他撩了一眼雲喬,完全看不出喜怒:“看完了嗎?”

“看完了。”

“回吧。”席蘭廷複又垂眼看書,“冇事就出去玩玩,外麵街道繁華,有年輕漂亮的男女願意給你作伴,跑來看我個半截身體埋黃土的人做什麼?”

雲喬:“……”

不依老就敢賣老,說得就是七叔這種臭不要臉的人。

聽聽他這話,倒是能做雲喬的爺爺了。

“外麵繁華、漂亮男女,我都見過。”雲喬道,“所以不好玩,想跟七叔說說話。上次的事,多謝七叔。”

她說席文瀾那件事。

席蘭廷不再搭理她,依舊看書,看得很是專注。

雲喬又道:“我隻是讓七叔堵住傭人的口,怎麼變成了另一個版本的謠言?”

席蘭廷複又抬眸。

他放下書,褐色瞳仁裡泛出幾分意味深長。

雲喬被他看得莫名其妙:“怎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