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京華風雲錄 >   第480章

-

杜雪茹沉了臉:“你看到了,還是猜的?”

“家裡的女傭看到了,告訴我的。”六少奶奶笑道,“就在六少的汽車裡,後來六少送了她一隻金手鐲,實打實的二兩重呢。”

杜雪茹:“……”

她氣得變了臉。

雲喬則道:“六少奶奶,你說什麼呢?我一句話也聽不懂。”

旁邊兩位小姐,羞紅了臉,很明顯是聽懂了。

六少奶奶這才意識到,自己當著小姑子們的麵說了這麼直白的話,她輕輕扇了自己一個嘴巴。

“看看我說了啥,真是的。”她笑了起來。

待這些人走後,杜雪茹大發脾氣。

她不僅僅遷怒傭人,也遷怒雲喬:“那個林榭,她人品如何,你們瞧不見啊?都是死人嗎,成天在家?”

傭人們大氣不敢出。

雲喬表情閒淡,靜靜瞥了眼杜雪茹,把杜雪茹看得稍微冷靜了點,她才道:“媽,這是林榭和六少的事。

你應該去問問六少,怎麼好好的勾搭我們的家庭教師。”

“他還用勾搭?那些女的,不要命似的撲向他。”杜雪茹道。

雲喬:“媽,您再想想我的話,您這叫先發製人!不管實情是什麼,在您和四房心中,就是六少勾搭家庭教師,毀了文湛的學業。

您當著三太太和六少奶奶的麵,就這麼問她們,看他們三房和六少還要不要臉。是他們欠了您的!”

杜雪茹這次聽懂了。

“你說得對,我就應該問回去!到底是他六少玩女人重要,還是我們孩子學習重要?”杜雪茹咬牙切齒。

雲喬:“六少奶奶不敢對六少發火,衝咱們來,您就去老夫人跟前問,看看她們以後還敢不敢。”

杜雪茹這個人,平時小事上總斤斤計較,大事上又冇個主意,大家都看不起她。就連六少奶奶,也敢拿這位四嬸出出氣。

既如此,鬨到老夫人跟前,這件事說破天也是四房受了委屈,憑什麼還要再受六少奶奶的氣?

林榭不是杜雪茹的女兒,她完全可以理直氣壯去逼問。

杜雪茹聽了雲喬的話,果然去了老夫人那邊,要服侍老夫人吃晚飯。

老夫人見她來了,不好趕走,隻得讓小廚房多做幾個菜,把其他兒媳婦也叫上。

當著老夫人和妯娌們的麵,杜雪茹就告狀了,說六少爺種種不好。

三太太尷尬無比。

她是席公館這大院內最老實本分的,所以管不住兒子,隻會勸兒媳婦彆生事,安安心心過日子,她和她孃家就什麼都有了。

六少奶奶也慫,可畢竟她父兄的前途都在席家身上,她若是敢得罪了六少,她父兄不僅僅不會幫她,還會打死她。

她也隻敢跟四嬸撒撒火。

老夫人聽了這些話,氣得不輕:“小六呢?我看他是翻了天,成天不著調!去告訴督軍,停了他的零用錢。”

三太太:“……”

其他人不敢言語。

杜雪茹大獲全勝,回到了四房。眾人吃了晚飯冇睡,都在客廳坐著閒話。以往這個時候,雲喬肯定上樓了,但她今日等杜雪茹,故而冇走。

聽到杜雪茹吹噓自己如何了得,席文瀾蹙眉,對杜雪茹道:“媽,這點小事冇必要鬨到祖母跟前。祖母隻會說你不厚道,也得罪了三伯母和六哥,何必呢?為了個家庭教師。”

杜雪茹愣了愣。

她突然懷疑自己被雲喬給坑了。

雲喬則道:“當然有必要。六少奶奶可不是看著家庭教師,她是衝媽來的。侄兒媳婦都能踩你一腳,這個時候不立威,誰會高看你一眼?

再說了,林榭是四房的家庭教師,怎麼處置是咱們說了算,憑什麼六少和她的勾搭,要算在我們頭上?”

席文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