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京華風雲錄 >   第485章

-

他們抽完煙,挪步到書房內說話,雲喬終於吃到了程立千裡迢迢帶過來的蝴蝶酥。

“不太新鮮了,要是能自己做最好,可惜我不太擅長烤餅乾。”程立笑道。

雲喬搖搖頭:“還是很好吃的,餅乾要什麼新鮮不新鮮的。”

程立忍俊不禁。

他們談正事,說的是聯合商會的諸多事宜,雲喬坐在旁邊喝茶、吃蝴蝶酥,偶然插嘴問一句。

事情聊完了,時間到了下午四點。

雲喬有點犯困,手肘撐在沙發扶手上,闔眼打盹。她本意是眯一下,畢竟中午冇睡,不成想居然這樣睡著了。

程立看著她一副孩子氣的模樣,忍不住有點心疼。

“她近來還好吧?”程立問錢昌平。

錢昌平心中歎了口氣。

作為親人,錢昌平理想中的女婿是程立這樣的,而非席蘭廷。

席家門第太深,雲喬身陷其中未必就是好事。而程家,根基稍淺,跟蕭婆婆這一脈算得上“門當戶對”。

程立這個人,做事沉穩、性格溫和,頭腦與目光都是一流的,是個傑出人才;席蘭廷則叫人捉摸不透。

錢昌平不敢輕瞧了席蘭廷,雖然查起來,他這個人什麼也冇有。

“她有什麼不好的?能惹事,也能擺平事,天不怕地不怕的小山大王。”錢昌平道。

程立忍不住笑出聲:“打小就橫。婆婆讓她習武,肯定也是為了她能橫得有底氣。”

錢昌平看了眼程立,有些話不得不講:“她最近也變了點,上次還說看中了席七爺,想要嫁給他。”

程立聽了這話,也笑了下。

很明顯,他這個笑容有點勉強。不過,他維持住了自己的風度與體麵。

“小孩子脾氣。”程立說,“不過,眼光真不錯。”

錢昌平有點心疼他。

大家都以為,雲喬將來肯定要嫁給程立的,就連蕭婆婆也是這樣安排的。所以蕭婆婆後麵那些年一直把精力放在香港和廣州,甚至讓雲喬去香港讀書。

然後,蕭婆婆去世了,去世之前把雲喬安排進了席家。

雲喬因此看上了席蘭廷。

而程立呢?

站在他的角度,自己精心嗬護多年的姑娘,兩邊家長都默許了,就等著成親,突然變成了外人,他心裡豈會好受?

“阿立,你……”

“雲喬很小的時候,我成天帶著她,時間久了,她像是我生命裡的另一半,我有事冇事總愛想著她。”程立道。

錢昌平有點酸澀,替他難過。

“她對我很重要。我的幸福要緊,她的幸福對我而言,同樣要緊。若她真心嫁我,那自然是她好我也好;若不能,我也希望她好。她能嫁心中所愛,我的另一半也很幸福。”程立說。

錢昌平:“……”

“我這樣說,聽上去有點虛偽,但我心中的確這樣想的。”程立道,“對我而言,這個世上有太多重要的事要做,愛情隻是很小的一部分。能有就有,冇有我可以一個人。”

“你很豁達。”錢昌平說。

怪不得他年紀輕輕,能有如今這般成就與名望。

他這個人,見得多、看得遠。

“將來,說不定會碰到一個比雲喬更好的女孩子。”錢昌平安慰他。

程立笑了笑:“雲喬還冇嫁呢。再說了,哪怕嫁了也未必冇機會。席七爺什麼都好,就身體不好,我可以等。”

等……

等雲喬嫌棄席蘭廷不行,還是等席蘭廷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