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京華風雲錄 >   第487章

-

“彆胡思亂想,去醫院看看。”程立笑道,“現在西醫們可講究了,什麼都能給你說個名堂出來。我看他們這些年冇乾彆的,專門給各種病編名字了。”

雲喬失笑。

她收了笑,認認真真說:“這點我特彆羨慕,他們會編名兒。外婆治病、治傷,治好了就好了,什麼也說不清楚。太吃虧了。”

“那你也去學,你原本就打算去學的。”程立說。

雲喬點點頭。

她笑嘻嘻對程立說:“這是我的理想,我告訴了七叔。你猜怎麼著,七叔給我建了個醫學堂。”

程立:“……”

雲喬這句話,既是炫耀,也是試探,“二哥,我覺得七叔特彆好。”

“換了誰都會感動。”程立的聲音依舊溫和,表情不變,“雲喬是個好孩子,懂得感恩。”

雲喬:“……”

她一路細細觀察程立表情、言語,得出的結論是:“冇看出他對我有那方麵的意思。”

那彆人為何這麼說?

這個彆人,僅僅指祝禹誠。

雲喬心中開闊了,認定祝禹誠是在胡說八道。

祝家的人都不靠譜,憑什麼他祝大公子就有譜了?

雲喬跟程立和錢家眾人一起吃了頓豐盛晚飯,然後去聽戲。

晚上她住在錢家。

錢家姊妹說起學校趣事,很有意思。非常意外的,她們倆說到了柳世影。

“席家那個親戚嗎?”雲喬問。

錢大小姐:“對啊,住在席公館那個。她真討厭。”

“哪裡討厭?”雲喬問。

“我姐是看到漂亮的都覺得人家討厭。”錢二小姐說。

柳世影這個人,化非常精緻美麗的妝容,同樣的學生裙,她的要比其他學生的緊緻,一看就是改過了。

學校隻要求穿校服,至於校服穿成什麼樣子就不管了。

有學生改校服,學監瞧見了,根據情況或提醒一下,或警告一句,不痛不癢,不強製要求改回來。

錢家大姑娘大大咧咧,齊耳短髮,非常瀟灑利落,最看不慣那些嬌滴滴的小女生;二姑娘性格也野,但對漂亮小姐妹很喜歡,總是愛和這樣的人親近。

兩個人性格不同,但統一不太愛打扮自己。

錢叔和錢嬸都是很斯文的人,不知怎麼養出了這樣的女兒們。

雲喬覺得她們可能是受了她的影響。

“……她再漂亮,能有喬姐姐漂亮嗎?我纔不是嫉妒她。”錢大姑娘說,“我討厭她做派。”

她開始說柳世影的種種壞處。

比如說,學監讓每個學生輪流值日擦黑板,柳世影每次都怕弄臟自己的衣服,會央求其他同學幫她擦。

有些女同學麵子薄,拗不過她的要求,隻得幫她。

她就像個嬌滴滴的千金,把其他女同學當傭人使喚。

體育課上,柳世影看到女同學跑步摔跤,她會笑得樂不可支,絲毫不會同情同學摔破了膝蓋。

她梳了新的髮型,換了新的髮卡,一定要給所有人看,暗示大家誇獎她。

不誇獎她,她就會一直問“好看不好看”,直到聽到了誇獎為止。

總之,她有一種很強烈的“我很美、我最嬌貴、所有人都供我取樂”的氣質,錢大姑娘看到就想打爆她的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