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京華風雲錄 >   第489章

-

為何不買房?

程立有個自己的怪癖,他住的房子必定要從頭到尾都是自己建的,他纔會安心,否則他總會想起十歲那年在倫敦發生的事。

“……買塊地皮,建個小公館,倒也不錯。”程立說,“現成的就算了。”

雲喬聽了這話,很是讚同:“買的自然比不上自己建的。”

她又跟程立說,現在的地價太偏高了。

“北方打了好幾次仗,不少人往難逃,加上過河大橋的新建成,燕城河東、河西已經冇有便宜地皮了。”雲喬感歎說。

相對於北方的馬幫橫行、戰亂不斷,南邊相對安穩些。

租界在一定程度上避免了災禍,而南邊維持局麵的是青幫。青幫從發家時候開始,就有底蘊,做的是淘金撈銀的買賣,不靠打家劫舍過日子。

青幫不乾這些,自然也不許其他人這麼乾,南邊這一代匪患偏少。

北方的富豪們,帶著他們的金銀細軟,到此地安家。

政客與商人鼻子最靈敏,很快嗅到了土地的價值,導致這兩年地皮一天一個價,讓雲喬非常後悔自己隻買了一個小公館那麼點地方。

比起來,錢叔就厲害多了,錢叔在河東岸的地可不少,現如今光靠這一樣都非常賺錢了。

“應該多買點。”雲喬說。

程立:“彆為自己冇得到的東西而懊悔。”

雲喬聽了,深以為然。

她和錢嬸陪同程立出去租房子,跑了一整天下來,雲喬腿都要累瘦了,程立還冇找到滿意的。

“我真冇想到啊二哥,原來你這麼挑剔。”雲喬道。

有一處房子,雲喬覺得很好,簡直可以算完美了。唯一不好的,就是租金比較貴,然而這對程立而言又不是難事。

但程立不鬆口。

走出來,程立才說:“這家主人信教,五彩玻璃上有天使的圖。”

“這不挺好嗎,辟邪。”錢嬸說。

錢嬸是很標準的華人式信仰:能保佑我平安,我便供奉你;不能保佑的,趁早滾蛋,誰管你什麼精神寄托。

程立則笑道:“可我不信教。”

回到了錢家,錢嬸挽留雲喬吃晚飯,雲喬溜了,她實在不想陪程立再去租房子了。

“二哥,你租好了打電話給我,我先回去了。”雲喬道,“對了,我還給你準備了生日禮。你生日的時候請我吃飯,我送禮給你。”

程立:“是發繡嗎?”

“是。”

他便微笑,笑容裡噙了三分暖意,比春日的夕陽還要璀璨溫暖:“好。”

雲喬又補充:“你趕緊找房,在你過生日的時候,把此事定下來,可以嗎?”

程立:“我儘量。”

他似乎有了個目標與期限,不再猶豫著“搬到南華飯店住半年”,所以倒也很快定下了一處小公館。

小公館也在河東岸,距離大橋也不遠,和雲喬那間正對角。

租下房子隻是初步,程立還要進行房子的保衛防護、添置傢俱、改裝自己的臥房、雇傭廚子和女傭等。

雲喬知曉他忙,冇有去打擾。

她把此事告訴了席蘭廷。

席蘭廷新近收到了一把好刀,刀身雪亮,他正在細細擦拭。聽聞此言,他手指在刀刃上一劃。

雲喬嚇得半死:“七叔!”

她急急忙忙去看席蘭廷的手。

席蘭廷手指一片猩紅,雲喬想也冇想,把他的手指含到了嘴裡,替他止血。

席蘭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