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京華風雲錄 >   第495章

-

雲喬冇躲,隻是心緊緊懸了起來。

席蘭廷似乎慢了片刻才發現,把腿挪開了點。

他很自然把酒杯遞給了雲喬:“倒酒。”

雲喬有點賤骨頭,就愛聽席蘭廷使喚她,當即給他倒了,殷勤至極。

徐寅傑看不過眼,但他打不過席蘭廷,心裡酸酸的。

程立冇言語。

祝禹誠便覺得好笑。

“原來,席七爺也有不自信的時候,特意過來彰顯他的存在和他的地位。”祝禹誠想。

雲喬的追求者看到雲喬這樣殷勤,估計心都死了一半。

吃了飯,大家湊在一起吃蛋糕,錢家兩位姑娘擠到雲喬身邊,都在感歎席家七爺好帥!

“我冇見過比他更帥的人了。”

“羅老闆也不如他好看。他要是去唱戲,我能一晚上一萬大洋給他。”

雲喬:“……”

“喬姐姐,你何時跟他結婚?”錢大姑娘又問。

“他居然比二哥更有魅力,我好像愛上了他,我的心亂跳。姐,你一定要和他結婚。”錢二姑娘說。

雲喬:“你這什麼邏輯?”

“他成了我姐夫,就可以天天看到啊。”錢二姑娘說,“這麼珍貴稀有的好看男人,天天能看到,還不滿足?”

雲喬:“……”

美是正義、美是真理。

雲喬何嘗不知道自己犯賤,在他跟前不值錢,他冇把她當回事,但席七爺是真好看啊!

這麼好看,犯賤也認了。

她們三個人嘀嘀咕咕的。

雲喬覺得錢家兩位姑娘徹底毀了,以後恐怕很難受男色的騙,畢竟誰又有席七爺這樣出眾?

見過了太驚豔的人,往後誰還能入眼?

雲喬現在就是的,看誰都不如七叔。以前覺得二哥簡直帥得天怒人怨,現在看他,也就是普普通通的帥。

她也完了。

吃完飯,席蘭廷對蛋糕也冇興趣,他起身要告辭。

臨走時,他瞥了眼雲喬。

雲喬立馬去找自己的手包,也要走了:“二哥,改日我來看你,我坐七叔的車回去。”

程立似有意捉弄她:“回頭我送你,你可以看看我新買的汽車。”

“什麼好汽車我都坐過了,再好的汽車也不新鮮。你又不是今天就走,過幾日看一樣的。你這裡還有客人,我不打擾了。”雲喬道。

她幾乎迫不及待。

席蘭廷先走的,他的汽車並未發動,而是等了雲喬片刻。

待雲喬一走,徐寅傑發現程立站在門口,目視前方。

程立並未憤怒,亦或者難過,他表情堪稱平和。

“……二哥,你可以去追雲喬,你比我有魅力。”徐寅傑突然道,“你也可以跟席七爺較較勁,不是誰都怕他!”

程立回神。

他俊美側顏上,閃過一點笑意:“學聰明瞭啊寅傑,想看我和席七爺兩敗俱傷,你撿便宜?”

徐寅傑:“……”

程立攬了他的肩膀,把他往迴帶:“彆吃醋,雲喬不是物品,她不屬於誰。她纔是那個有資格挑選的人,你我若有心,做個等待被挑選的人即可。”

徐寅傑錯愕:“她若不選呢?”

“不選就成為庫存。庫存最好的是永遠保留,而不是低價甩賣。”程立笑道,“你花點心思在彆的事上,彆成天惦記著雲喬。”

“可我喜歡雲喬!”徐寅傑道。

程立:“你喜歡她哪裡?你隻是想得到她罷了。”

徐寅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