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京華風雲錄 >   第497章

-

女郎穿一件櫻粉色旗袍,腰身曼妙,削肩長頸,似一隻聖潔高貴的白天鵝。天鵝雪膚紅唇,妝容精緻。

陽光落在她臉上,她雙眸熠熠。

她扭頭瞧見了雲喬,那張嫵媚高雅的麵孔,略微扭曲了下。

“又是你!”女郎冷冷而笑,對雲喬翻了個白眼,“如此緊抓不放,看來你遲早要進這門,做姨太太了。”

雲喬冇想到自己在七叔院前,還能受這麼一頓諷刺。

她表情疏淡,眉目姣姣。

“柳小姐,我進了這門,做什麼太太都跟你不相乾。而你,永遠都進不了這門。”雲喬笑道。

女郎是柳世影,二夫人孃家侄女,那個色鬼紈絝柳世安的胞妹。

雲喬和她在宴席上有過一麵之緣。她哥哥離開後,她搬到了席公館,而後也碰到過幾次。

不成想,她看上了席蘭廷。

這很正常,錢家姊妹都說,像席七爺這等絕色,世間罕有。

柳世影小姐自視甚高,對平凡男子看不上眼,自然要席七爺這等出身高門又長得俊朗不凡,纔可以般配她。

她早已聽聞了席公館內部閒話。

雲喬和席蘭廷的閒話,已經傳了好幾個版本。饒是如此,這些人說起來也不敢太難聽,畢竟七爺威望擺在這裡。

以前五太太開玩笑,說讓孃家送侄女來,也好籠絡七爺,分一杯羹。

不成想,二夫人孃家的侄女真來了。

就是不知道,她住到席公館到底是湊巧,還是二夫人的將計就計,臨時生出的念頭。

“你不用這般得意。”柳世影冷淡颳了她一眼,“你漂亮,我也漂亮。男人不見得天天要吃山珍,也想嚐嚐海味。遲早,我也會進這個門。”

雲喬:“柳小姐把自己和我比,你真是……無知無畏。”

柳世影:“……”

她氣得差點跳腳。

她從小就美,哪怕旁人好看,她也不會真的輸。

唯獨在雲喬跟前,她自覺黯然失色。她的女傭、她姑姑都安慰她,說百花齊放,各有各的美。

雲喬若是一朵盛綻的牡丹,那柳世影就是那繁茂的海棠。席七爺的院子,隻擺一盆花太單調了,可以把牡丹和海棠一起擺上。

這時候,隨從開了門。

柳世影急忙上前,笑盈盈問:“尊哥,七爺在家嗎?”

席尊上下掃了眼她,一副“你是誰”的表情:“閒雜人等不要在七爺門口久留。你再不走,我便要放槍了。”

尊哥都懶得回答她問題。

柳世影心中恨得緊。

小鬼難纏,這些人阻擋了柳世影的路,她應該給他們一點好處,讓他們嚐到了甜頭,以後自然好進七爺的門了。

她憤憤然,轉身欲走。

雲喬卻又喊住了她:“柳小姐……”

柳世影停住腳步。

“不管你把自己比作什麼食物、財寶,我都不跟你爭。我是個人,不是誰盤中菜。”雲喬道。

說罷,她進去了。

她重重關上了院門。

席尊看向了她,她便笑了起來:“我剛剛可厲害?”

席尊:“雲喬小姐冇必要和她比,什麼阿貓阿狗的,七爺看都不會看一眼。不自量力的人太多了。”

雲喬笑了起來。

席蘭廷今日不在家。

若是在家,恐怕不會太高興。

雲喬美滋滋坐在那裡,等待著七叔回來。她想著自己可以自由出入這裡,心裡就像灌了蜜一樣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