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京華風雲錄 >   第499章

-

雲喬倒在窗台下麵的地上,人事不知。

席蘭廷幾步上前,雙膝直接跪下,先將她摟抱了起來。

試了試鼻息,她還有呼吸。

席蘭廷對席尊道:“去備車,送到醫院去看看。”

席尊也嚇得不輕,急急忙忙跑去車馬房開車了。

雲喬在席蘭廷的臂彎裡,悠悠轉醒。她很疲倦,眼睫扇忽不動了,很艱難才撐起眼皮。

“七叔……”她聲音虛弱。

席蘭廷摟抱著她,已經站起身要往門口走。

“你怎麼暈倒了?”

“我、我又做夢了。”雲喬道,“我夢到了你。”

席蘭廷腳步一頓。

雲喬掙紮著要下來:“我不用去醫院,七叔你倒杯茶給我……”

席蘭廷將她放在沙發上,親自給她倒了一杯溫熱的茶。

雲喬喝了一杯,又要了一杯。

她還是很難受,故而靠在沙發裡,闔眼打盹,半晌冇言語。

席蘭廷:“不用去醫院?”

雲喬搖搖頭。

席蘭廷就不再說什麼。

雲喬緩了好半天,又讓席蘭廷給她倒了杯茶。

兩杯熱茶下肚,她終於有力氣說話了,然而氣若遊絲。

她把最近翻席蘭廷的書,還看懂了,並且依照書上的記錄,引來了一陣風。密咒不是這麼直接用的,雲喬像是被抽空了般脫力。

“……你看懂了?”席蘭廷反問這句話。

雲喬:“嗯。”

他沉默了。

屋子裡有點憋悶,像盛夏暴雨來臨前的那種悶,層雲全壓了下來。

“我告訴過你,不要翻我的書。”席蘭廷終於開口,聲音裡並無責備,更像是無可奈何,“你怎麼就不肯聽一句話?”

雲喬是個做錯了事的孩子,低垂沉重的腦袋:“以後不會了,七叔。”

席蘭廷又歎一口氣。

他看著雲喬,很想問一句:你要我怎麼辦?

怎麼對你纔好?

你現在還這麼年輕,若現在就甦醒了,往後的日子你要怎麼過?

我們……要怎麼過?

從此再天涯各一方,永不相見嗎?

席蘭廷一向缺乏感情,人的那些悲歡離合,從不與他相乾。但這一刻,他難過了。

他的好日子纔開始,他還冇有過夠,眼瞧著就要結束了。

也許某一天他睜開眼,這個人間又不是從前模樣了。

屋子裡兩人都沉默低頭。

席尊弄好了汽車,急急忙忙跑了進來。見主子和雲喬各自坐著,席尊不敢大聲嚷嚷,隻低聲叫了聲:“七爺。”

席蘭廷冇動靜。

席尊:“不去醫院嗎?”

席蘭廷這才抬眸,望向了雲喬,聲音裡帶著幾分哄,像對待小孩子似的:“去醫院吧?打一會兒營養吊瓶。”

李泓他們醫院現在很流行打營養吊瓶。

還挺管用的。

李泓自己說,就是糖和鹽,隻是匹配合理罷了,但這玩意兒輸進身體比自己喝管用。

雲喬頭疼得快要炸開,渾身脫力,她也很想要去輸點糖和鹽。

“好。”她道。

席蘭廷俯身抱起了她。

雲喬軟軟依偎在他臂彎。席蘭廷的氣息很冷,雲喬從他領口嗅到了森林晨霧的氣息,那是樹的味道。

她眼前做夢似的,看著席蘭廷緩緩倒下,然後他的身軀上,一株大樹緩緩長了出來,遮天蔽日。

席蘭廷倏然低頭,在她額頭親吻了下:“不要多想。”

雲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