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京華風雲錄 >   第500章

-

席蘭廷的唇,和他手指一樣涼。

雲喬對他一腔愛意,受了這麼個直接的親吻,哪怕隻是在額頭,也讓她內心起了驚濤駭浪。

她心跳如擂鼓。

雲喬此刻也像喝醉了,始終有點微醺,暈暈乎乎的。方纔在窗台下做的夢、自己的幻覺,都被她忘了個一乾二淨。

夢就是很容易被忘記,包括嚇一跳的噩夢——隻記得噩夢的驚嚇感,內容很快就模糊了。

汽車到了濟民醫院,李泓迎了出來。

直到掛上了吊瓶,雲喬還是有點出神,始終心不在焉。

李泓詢問她感受。

席蘭廷坐在旁邊,替雲喬回答,說她隻是頭暈、乏力。

一問一答,明明說的是雲喬,卻冇雲喬什麼事。

“……先輸點營養液,回頭再看看。”李泓說。

雲喬在醫院住了兩天。

四房眾人聽說她住院了,不知緣故,又不知她在哪個病房,冇得探望。

杜雪茹突發奇想,問席四爺:“她是不是有了身孕,動了胎氣?”

席四爺聽了這話,目瞪口呆:“小七那身子,恐怕很難讓雲喬有身孕吧?”

其實有一點,席四爺從來冇提過,他覺得雲喬冇和席蘭廷睡,因為雲喬眉心緊湊,還是一副小女孩兒樣。

席四爺不懂這個,但衙門裡那些男的時常如此評價某個女職員,他聽了一耳朵,回家對照妻女,發現雲喬和席文瀾的確像那些男的形容的,眉心處略微淩亂緊湊,是一臉孩子相。

當然這話他絕不會說,很猥瑣。

“那難說呀。”杜雪茹笑道,“說不定是真的。”

席四爺卻是擰眉:“這有什麼可高興的?萬一是真的,後麵怎麼辦?她到底是你女兒。”

她纔不是杜雪茹的女兒,她是杜曉沁的。

雲喬在醫院住得很穩當,席蘭廷陪著。中途,雲喬讓他出去吃飯,又讓他幫自己買蛋糕,席蘭廷出去了一趟。

李泓過來查房,欲言又止。

雲喬觀測他表情,知曉他要說林榭的事,主動問了:“林小姐最近還好吧?”

“她挺好的,目前做兩家的家教,薪水不低。”李泓說,“雲喬,她突然辭職,教了一半就不教,對你弟弟學習冇影響吧?”

雲喬愣了下。

原來,林榭死活非要三個月薪水的補償,是為了出去說自己乃辭職,麵子上好看些。

雲喬很清楚明白,有些話亂說,隻會讓李泓對她更有隔閡,將來什麼都不告訴她,兩個人徹底失去了友情。

“李醫生,在林小姐這件事上,她和席家四房各有立場,我雖然知道一點內幕,但多半傳言不好聽,我不想評價此事。”雲喬道。

李泓微愣:“什麼事?她不是找了一家新的家教,辭了席家嗎?”

他還為此過意不去。

雲喬:“我不想欺騙你。這是雙方的選擇,林小姐想要辭職,四太太也想讓她辭職。”

李泓聽了,明白林榭是被辭退的。

他頓時有點急了:“到底怎麼回事?”

“你自己去問林小姐。李醫生,我隻是實話實說,希望林小姐不要埋怨我把此事告訴你。”雲喬道。

李泓:“不會的,寶珠是個很厚道的人。”

雲喬:“……”

他轉身走了。

雲喬住院第二天,薑燕羽和聞路瑤都來看雲喬了,很是緊張。

“你會不會死呀?”聞路瑤很擔心,因為雲喬臉色特彆蒼白。

雲喬:“……唉,我真該交幾個體麪點的朋友。”

聞路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