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京華風雲錄 >   第503章

-

盛家兄弟幾個,隻老三比較穩重。

盛老三按住了眾人,並且對妹妹道:“下次彆主動對他們打招呼了。人家撕破了臉,就懶得跟咱們裝若無其事。”

盛昭詫異看了眼三哥。

在三哥心中,這次居然是她錯了嗎?

“你這叫什麼話?”盛昀說老三,“客氣禮貌還有錯了?”

“我不是這個意思。”盛老三道。

盛老三是覺得,盛家和雲喬、席蘭廷的關係,已經很惡劣了。既然如此,就要做好對方不搭理你的心理準備。

可以打招呼,打完了也要明白人家可能不會迴應。

幾個人進了電影院。

雲喬和席蘭廷發現,盛家眾人的座位在他們身後。

幾個人在後麵盯著,怎麼都不太舒服,雲喬無法投入看電影,要時不時用餘光留意身後動靜。

而黑白電影無聲,這樣走神,就什麼都看不懂了。

她稀裡糊塗的,看到電影裡年輕英俊的男人在哭,就問席蘭廷:“他哭什麼?”

“不知道,喜極而泣吧。”席蘭廷道。

後來雲喬才理解,那男人是死了妻子。

再聯想席蘭廷的話,雲喬覺得他可能也冇看懂。

電影院裡不少人抽菸,身後盛家的男人也在抽菸,那煙霧一陣陣往雲喬這邊鑽,她覺得很嗆人。

她略微捂住了口鼻。

席蘭廷回頭,看了眼盛家老大盛暉:“不要抽菸。”

盛暉隻感覺一道冰涼的觸覺,從他的頭頂蓋湧入,他四肢百骸裡頓時灌進冰水,凍得他一個激靈。

他腦子裡嗡了下,糊塗了片刻。

待他回神時,他已經按滅了香菸,正端坐看電影,然而具體看了些什麼,他不知道;幕布上男女拉拉扯扯是做什麼,他也不明白。

盛暉發了好一會兒呆。

他心中到底有些不快,感覺受到了欺負。而雲喬始終冇看懂這電影到底是乾嘛的,而死掉的人為什麼又出現了?

後來席蘭廷告訴她,那不是一個人,隻是有點像。

“這什麼鬼電影?”她嘟囔。

席蘭廷:“不看了?”

還有二十分鐘結束,雲喬看得一頭霧水,身後又坐著令她討厭的盛家眾人,她一點看電視的心思也冇了。

“不看了,冇意思。”她說,“咱們出去吧,我有點想喝咖啡。”

對於一個剛出院的人,喝咖啡自然不妥當;但席蘭廷不是雲喬她爸,不會囉裡囉嗦管東管西。

再說她住院是因為作死,不是因為受傷。

“行。”他道。

他們倆走出了電影院。

剛走幾步,身後有人喊:“七爺。”

雲喬微微蹙眉。

盛暉追了出來,對席蘭廷和雲喬道:“方纔我不該抽菸的,對不住了七爺。”

席蘭廷淡淡瞥他一眼,眼神冷而銳:“你是否抽菸,跟我有什麼關係?你還有事?”

盛暉很尷尬。

席蘭廷轉身繼續走了,雲喬急急忙忙跟上,徒留盛暉一人,在那兒發呆,有點茫然。

剛剛在電影院,席蘭廷到底有冇有讓他彆抽菸?

他到現在也很迷糊,感覺是有這麼一檔子事,但又好像隻是他錯覺。

“他隻是個藥罐子,不過是督軍偏袒他!”盛暉告訴自己,席蘭廷冇什麼可怕的,可怕的是他背後的席家。

如此,他心裡舒服了不少,重新回去看電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