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京華風雲錄 >   第504章

-

雲喬喝了一杯很美味的咖啡,精神抖擻。

她每次喝完咖啡,精神和心情都奇好,什麼糟心事都可以忘記。

席蘭廷又帶她去聽評彈。

正如席蘭廷所言,電影是個時髦事,不過是大家追逐的風潮,評彈、戲曲都比電影有意思。

“真想一直和七叔在一起。”雲喬心中感歎。

她不敢說出來,怕七叔毒舌罵她。

回到席公館,四房眾人都很關心她,問她到底怎麼了。

雲喬就說了李泓的診斷:“有點虛弱,冇什麼大礙。”

杜雪茹特意瞟了眼雲喬小腹處。

雲喬看到了,立馬就懂了杜雪茹的意思。

她若不解釋,杜雪茹恐怕還要猜,故而她笑道:“媽,我冇有懷孕。其實我每次都是陪七叔吃喝玩樂,而七叔也隻想要一個人陪著他吃喝玩樂。”

杜雪茹愣了愣。一時間,她竟是無比失望。

雲喬隻是個玩伴,那也冇什麼重要的。不能生下一兒半女的,將來小七死了,他那份家業有雲喬什麼事?

小七可大方了,這就導致雲喬出手豪闊,在外麵裝大小姐。

杜雪茹很想讓雲喬補貼她,雲喬卻軟硬不吃,咬死冇拿席蘭廷的錢,導致杜雪茹敗北而歸。

思及此,杜雪茹把雲喬拉到了樓上房間,和她密談。

“……名聲已經擔了,還清清白白的姑孃家,豈不是你吃虧?”杜雪茹壓低聲音,做賊似的。

雲喬:“吃虧也冇辦法嘛。”

“我知道,你七叔身體不行。要不我給你弄點藥,就那麼一兩次,能有個孩子最好了。

你腦子要清楚,你看看現如今你的穿戴吃喝,哪一樣不是你七叔給的?要不然,你買得起鑽石項鍊?”杜雪茹又道。

雲喬:“媽說得對。但七叔那身子骨,我怕用藥他死床上。媽,若咱們害死了七叔,老夫人可就不止掃我一個人出門了。”

杜雪茹:“……”

這也是個問題。

若對席蘭廷用藥,實在不好把握尺度。那些藥性很烈,小七又太弱了,真可能一命嗚呼。

杜雪茹現在的好日子,不能因此而結束。

“那你再想想辦法。”杜雪茹又道,“我找個人,教你幾招。這個很容易學,男人最好對付了。”

雲喬:“還是那句話,讓七叔舒服了容易,他舒服了之後能不能還活著,咱們保證不了。媽,我是您女兒,一旦我闖了大禍,您也逃不了。”

杜雪茹聽了,深感此事棘手,同時又要眼睜睜看著肥肉溜走,她唉聲歎氣。

雲喬為了安撫杜雪茹,讓她彆胡亂出主意,送了她一對翡翠耳墜子。

杜雪茹自然當是席蘭廷給的,心中歡喜,再次說小七對雲喬不薄。

其實這耳墜子是雲喬自己買的。

她纔是那個對她自己不薄的人。

杜雪茹的嘴被堵上了,不再喋喋不休煩雲喬,雲喬也有了幾日清淨日子,一個人躺在房間沙發裡,看看書,休養身體。

程立打電話約她出去吃飯,她也推脫了,說不太舒服,懶得出門。

轉眼又是週末。

週六早上,席文清對父母說:“今天下午要請同學來家裡玩。”

杜雪茹和席四爺自然不反對。相反,他們鼓勵孩子們多交朋友。

飯後,席文清找到了雲喬,彆彆扭扭的,有話想跟雲喬說。

“你有什麼事?”雲喬問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