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京華風雲錄 >   第506章

-

林榭躲著席文清,卻又去他學校給他送點心。

在席文清看來,她心裡有他的,隻是礙於世俗——林榭比他大好幾歲。

“……你們約會去吃西餐,是她付錢的?”雲喬聽到這個,有點詫異。

“是啊,她人特彆好,對我也無所求。”席文清說,“不過,她還冇有答應做我女友,姐你不要說出去。”

“你們聊些什麼?”雲喬又問。

席文清:“就隨便聊聊……”

“聊起我和七叔了嗎?”雲喬問。

席文清一愣,旋即回想了下她和林榭三次的約會,每次話題都在說雲喬和席蘭廷。

林榭想知道雲喬最近在乾嘛,席蘭廷和她是否約會等。

“聊了。”席文清有點慌,“我們隻是隨便說說,我們還聊了其他的。”

雲喬很好脾氣,今日是難得溫柔和煦:“沒關係,聊了就聊了。文清,姐姐請你幫個忙。”

席文清受寵若驚:“什麼忙?我一定幫。”

“下次林老師問起我,你儘量轉移話題,不要回答她。”雲喬道。

席文清猶豫了下:“姐,你懷疑林老師?”

“文清,我覺得她在利用你。”雲喬道。

她現在說這個話的時機特彆好,因為席文清正有求於她。

他心裡上依賴她,所以對她說的話,他會多些思考,讓它進入他的潛意識,會不由自主想起來。

而不是逆反心理,覺得雲喬在胡說八道。

雲喬不敢這麼跟李泓講,李泓一定會遮蔽掉雲喬的好意。

“其實,林老師人特彆好,她真的特彆特彆好。”席文清急了,恨不能把雲喬拉到林榭麵前,讓她仔細看看林榭,彆對林榭有誤解。

雲喬笑道:“我知道,我冇說她不好。隻是,七叔有句話,我希望你也能記住,任何人都有缺點。一個人在你麵前毫無缺陷,那不是她投你的緣,而是她在方方麵麵迎合你。”

席文清:“……”

“一個人處處迎合你,就是對你有不軌圖謀。哪怕不是想害你,也是彆有用心。就比如說,你現在需要迎合我,還不是因為你下午要用到我?”雲喬說。

這個例子太現成了。

席文清一直不太喜歡雲喬,而他在需要用到雲喬的時候,也的確是順著雲喬說了很多話。

鮮明又貼切的例子,讓席文清一下子就領悟了。

他怔怔看著雲喬。

“你去準備準備,接待你同學們。”雲喬道,“我要休息一會兒,下午我會好好打扮,絕不讓你丟臉。”

席文清有點神思恍惚,回到了自己房間。

他一個人坐著發呆。

雲喬的話,每個字都進了他耳朵裡,他有點回不過來神。

原來,林榭在欺騙他、迎合他嗎?

信任是一塊綢緞,一旦破了個口子,就會越撕越大,最終無法彌補的破敗了。

席文清想起自己買的那個昂貴項鍊、想起林榭每次對雲喬和七叔的打探,想起林榭乘坐六哥的汽車,卻口口聲聲說她和六哥沒關係……

“她在耍我!”他小小心裡,一時間充滿了憤怒。

席文清把自己悶在房間裡。

中午大家都在,中午飯又是一大家子人一起吃。和早上的好心情相比,席文清的失落,大家都看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