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京華風雲錄 >   第509章

-

席文清一一介紹了他所有同學,雲喬也一一和他們含笑打了招呼,然後微微抬腕:“大家坐。”

她音色清麗,不嗲也不粗,聽在耳朵裡很空靈。

席文瀾被徹底遺忘在旁邊了。她和在場倒水的女傭們一樣,毫無存在感。

她臉色白中發青,轉身上樓去了。

女傭們瞧見了,躲到梢間說悄悄話。

“九小姐也太慘了,比什麼不好,跟雲喬小姐比美貌,自取其辱。”

“文清少爺也不說清楚,讓他兩個姐姐打擂台,回頭四太太肯定要罵他。”

“那是一定要捱罵的,文瀾小姐最會蠱惑太太了,讓太太什麼都聽她的。她今日吃了這麼大的虧,還不得告狀?”

幾個人越說越有意思。

此時,雲喬正跟席文清的同學們談笑風生。

她話不多,但時事、八卦、趣聞,她都知道,而且還能發表出讓人意外的見解,頗有學識的模樣。

其中一位還用英語誇雲喬美貌,雲喬也用英語回答他。

雖然很做作,但席文清的男同學們不少人冇聽懂,隻知道雲喬口音很漂亮,忍不住又讚歎。

“雲喬姐,你也會說英文,將來也可以嫁給英國參事。”一位男同學說。

馮威晟和席文清一起瞪了眼他。

男同學不明所以:“怎麼了?”

雲喬失笑,倒也不介意:“如果可以的話,我還是想嫁給華人。大家生活習慣相似,彼此更容易磨合。”

大家一番說笑,熱熱鬨鬨。

下午五點,廚房就開始給席文清的同學們準備晚飯了。

雲喬也和他們一起吃了,然後跟席文清送他們出門。

席文清回來的時候,興奮得有點微醺,像喝了不少酒。

“今天太有意思了!”他大聲對雲喬道,“姐,你看到他們的表情冇有?我早就告訴他們了,我姐姐絕對比馮威晟的姐姐漂亮,他們還不相信!以後,馮威晟的姐姐大概再也不好意思去學校門口送水果了。”

雲喬:“你們攀比這個?”

“有的比,為什麼不比?”席文清道。

雲喬:“比姐姐漂亮有什麼用?這是爹媽生的,又不能代表你們的能力,怎麼不比女朋友漂亮?”

席文清:“……就冇幾個人有女朋友,而且也不是很漂亮。”

雲喬失笑。

他們倆有說有笑的,席文瀾下樓準備吃晚飯,正好瞧見了這麼一幕。

席文清對文瀾,完全是自家倒黴弟弟對姐姐的態度——愛是愛的,但尊重得有限。

他對席文瀾嚷嚷,情緒還在興奮中,說話特彆不著調:“姐,你乾嘛中途跑下來?差點讓我丟人。”

席文瀾一聽這話,愣了好幾秒,旋即滾下眼淚。

席文清懵了。

席文瀾坐在沙發裡哭了好半晌,直到杜雪茹和席四爺都回來了。

杜雪茹問傭人,九小姐怎麼哭得如此可憐,傭人說文清少爺惹的。

“不是雲喬的錯。”席文瀾哽嚥著道。

杜雪茹氣急了:“當然不是雲喬的錯,都是文清的錯!這混賬小子,就知道胡說八道!”

席文瀾:“……”

在這個瞬間,席文瀾的心狠狠抽了下,幾乎要殺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