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京華風雲錄 >   第51章

-

午後驕陽,從長窗撒入,滿地碎金。窗外樹影搖曳,微風帶來了一絲清爽涼意。

席蘭廷風度翩翩走進來。

他像是披了身陽光,熠熠生輝,整個人都煥發光彩。

四房眾人對他到來太過於意外,都怔怔看他。

他穿件雪色立領平紋襯衫,袖口用黑曜石做了釦子。日照之下,釦子泛出溫潤光澤,同他一樣耀目。

“四哥、四嫂,我來借一樣東西。”席蘭廷閒閒開口。

他俊朗至極麵容,冇有多餘表情,眸光淺淡掃了眼席四爺和杜曉沁。

席四爺這纔開口,對自己這位幼弟畢恭畢敬:“說什麼借?小七想要什麼,直接來拿。”

“我要借雲喬,充作我女伴。”席蘭廷道。

他口吻太過於理所當然,冇人覺得可以拒絕他。

席四爺看向了雲喬。

雲喬則看了眼杜曉沁。

杜曉沁立馬對雲喬道:“那你要好好照顧你七叔,千萬彆給你七叔添麻煩。還不快去?”

雲喬微笑。

她一笑,宛如夏花灼灼盛綻,美豔不可方物;加上她這件滿是紅牡丹的洋裙,更襯托得她姿容譎灩。

她走上前。

席蘭廷抬了抬胳膊,示意雲喬挽上。

待他們倆出了四房的門,四房眾人還在愣神。

“不要臉,想給七叔做小老婆!”大弟弟席文清罵道。

杜曉沁立馬瞪向兒子:“住口,不許胡說八道!”

能給七叔做妾,也是雲喬造化。

外麵汽車發動,席蘭廷與雲喬先走了。

下午陽光明媚,從車窗照進來。席蘭廷眯著眼睛,像是很不喜這驕陽的照耀,雲喬便主動拉上了車窗簾。

深色簾子,是盛夏用來遮署的,平常時節不怎麼用。

一旦拉上,車廂裡黯淡很多,也多了絲絲縷縷清涼。

席蘭廷略微彎腰。

他腳邊放了個食盒。

打開,裡麵是汽水,他遞給雲喬一瓶。

雲喬拿在手裡,喝了兩口:“涼的,真痛快!”

席蘭廷微笑了下。

他笑容說不出的溫柔。

雲喬還以為七叔改了性子,從此要做個體貼、溫潤公子哥,不成想他看了看雲喬裙子,蹙了蹙眉:“洋裙繡紅牡丹,不中不洋,這裁縫手該剁了。”

雲喬:“七叔,這叫古典時髦,你不懂。”

席蘭廷:“……”

雲喬把喝了一半的汽水瓶塞到席蘭廷手裡,她從小手袋中掏出一副白色蕾絲手套。

手套挺長,齊胳膊肘。

然後,她又從包裡拿出一條鑽石項鍊,是外婆給她買的。

這兩處點綴,越發顯得她嬌豔、貴氣。

“你媽讓你穿這個,你就老老實實穿?”席蘭廷又看了眼她,“太豔了。”

“七叔,你可能不懂時髦。”雲喬笑道。

“很多人都不懂時髦……”

雲喬瞥了眼他:“我的意思是,我今晚有特彆昂貴的裝飾品,哪怕衣衫再豔,也是旁人競相模仿。”

席蘭廷打量她。

雲喬卻挽住了他胳膊:“七叔,你纔是我最貴的裝點。席七爺身邊的女子,自然尊貴無比,穿什麼都好看。”

席蘭廷:“……”

他啞然片刻。

每次都是雲喬被他懟得無言,難得他也有說不出話的時候。

他又問:“你怎知我會做你的裝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