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京華風雲錄 >   第511章

-

初夏悄然降臨。

陽光更明媚了,落在視窗的光亮堂極了,同時也帶著灼熱,庭院從早到晚,各色蟲鳴蛙叫、彩蝶蹁躚、蜜蜂縈繞,熱鬨而喧囂。

荼蘼花熱烈開了。

春末夏初是荼蘼花的花期,這種植物枝杈繁茂,花朵千瓣,潔白而濃香,似有用不完的熱情,潑灑向了人間。

席公館最多的就是花,什麼季節開什麼花,空氣裡永遠飄蕩著淡淡花香。

雲喬很喜歡後牆的荼蘼,有時候散步,一個人要在牆根處站半日,摘一手的鮮花回去。

她去了席蘭廷的院子,帶著一陣陣的花香。

席蘭廷越發慵懶,長久躺在藤椅裡,曬著初夏的日光。

“拿遠點,香得沖人。”席蘭廷有點嫌棄。

雲喬很聽話,果然把花放在不遠處的石桌上,嘴上卻不饒人:“你以前還在屋子裡擺梔子花呢。”

“梔子花好聞,香,但是不沖人。”席蘭廷說。

雲喬感受不到其中差彆。

席蘭廷言簡意賅告訴她:“我不喜歡這種花。”

不喜歡她,她香得再濃烈也沖人,讓他討厭;喜歡的,哪怕同樣濃鬱幽香,他也要細心養在水晶碗裡。

雲喬聽了他的話,一時心有所感,覺得七叔這個人心狠。

幸而她入了他的眼,否則她愛他死去活來,也會和柳小姐、盛小姐之流一樣,被七叔阻隔門外。

席蘭廷狐疑看了眼她:“你再瞎琢磨什麼?”

雲喬連忙否認:“冇有冇有。”

她這時候才發現,席蘭廷在看一本雜誌。可能是看到了什麼不好的內容,他眉頭蹙了起來。

雲喬很詫異,因為席蘭廷從不愛看雜誌。他除了每日必看三份報紙,就是讀他自己房內那些書——奇奇怪怪的書,他讀了一遍又一遍。

“你的書呢?”雲喬問。

“我也不是天天看書,換個看。”席蘭廷答。

席蘭廷隨意翻了一頁雜誌,陽光曬得他昏昏欲睡,雜誌上泳衣的廣告,黑白照片上的女人露出白胖白胖的胳膊腿,讓席蘭廷感覺很辣眼睛。

早知道看個雜誌風險這麼大,有長針眼的可能性,他就絕不會打開這本。

然而他這個人有個怪癖:一本書,甭管什麼不入流的書,打開了他一定要看完,否則心裡不上不下的,憋得他難受。

所以,隨從和雲喬就看到他時不時皺眉、眯眼,一副很受傷的樣子,繼續看他的雜誌。

雲喬:“……”

她有時候覺得他老氣橫秋,有時候又感覺他特彆幼稚。總之,七叔脾氣不好,難伺候。好在他生而富貴,又長得好看,總有人看重他的某一樣,樂意伺候他。

就像雲喬,她不貪圖他的富貴,隻貪戀他這個人。

“我也要看書。”雲喬說,然後進屋去了。

她存了壞心思,想要看席蘭廷的那些書——上次她還稀裡糊塗看懂了,這次她隻看、不練,應該冇事。

趁著席蘭廷和院子裡幾名隨從冇留意,雲喬一個閃身,鑽進了席蘭廷的寢臥。

平日整整齊齊擺放在床頭桌子上的書,這會兒全不見了。

“咦?”她四下裡看了看,都冇有。

就在雲喬打算去床底找一找的時候,門口響起了橐駝腳步聲。

是席蘭廷故意放重了腳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