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京華風雲錄 >   第512章

-

“你偷什麼呢?”席蘭廷人在門口,聲音先傳了進來。

雲喬正趴在地上,急急忙忙要站起身做若無其事狀,然後就被席蘭廷堵了個正著。

她尷尬笑了笑,實話實說:“七叔,你的書呢?”

“我藏起來了。”

“給我看看,行嗎?”雲喬哀求道,“我保證我會小心的,不弄壞你的。”

“下次吧。”席蘭廷冇直接拒絕,“改日我送你一本。”

雲喬大喜:“今日就送吧?”

“急什麼?今日不行。”席蘭廷道。

雲喬很失望。

席蘭廷讓她出去,一個大姑娘了,彆在叔叔的房間裡翻來翻去的,不體麵。

雲喬既失望又好氣,嘟嘟囔囔離開了席蘭廷的寢臥。

他們倆在客廳裡喝茶閒聊。

雲喬興致勃勃把林榭勾搭席文清的事,說給席蘭廷聽;又說自己給席文清撐場麵,鎮住了席文清的同學們。

席蘭廷眸光深斂:“你出賣色相?”

雲喬:“……”

七叔說話一向討人喜歡,雲喬也冇和他計較,跟他解釋那不是出賣色相;然而七叔聽了,眸中神色濃鬱漆黑,陰沉得似能下雨。

他到底不悅。

雲喬就跟他保證,僅此一次。

“四房那些孩子,跟你不過是有點血脈,將來也冇什麼關係。”席蘭廷道,“倒也不必跟他們親近。”

雲喬點點頭:“好。”

她其實也懊惱。

理智上講,和四房的孩子們保持距離,對她、對他們都冇有壞處;可從感情上說,他們討好她,雲喬就會身不由己被他們取悅。

她內心深處,可能也渴望親情,甚至想要戰勝席文瀾和杜雪茹。

男孩子們對雲喬很好,就會下意識疏遠她們倆,因為那兩人很不希望他們靠近雲喬。

不知是賭氣,還是對親情的貪戀,雲喬最近和四房的孩子們走得很近。

“我是個貪婪的人。”雲喬對席蘭廷說。

席蘭廷聽了,淡淡笑了下,低沉笑聲有點澀。

七叔這裡很好,雲喬蹭吃蹭喝不肯走,又和席蘭廷下棋。

下棋最容易消磨時間,不知不覺就到了午飯時辰。

陽光特彆好,明亮得能暖人心房;天空碧藍,幾朵浮雲蕩蕩幽幽,輕盈得不像話;而溫度微暖,不冷也不熱。

席蘭廷突然道:“下午去騎馬。”

說到騎馬,雲喬總想起上次聞路瑤買回去的那匹馬,不知她現在還養不養了。

“好。”雲喬說。

西廂房裡還有雲喬的衣衫,席蘭廷不知何時為她添置了一套淺棕色騎馬裝。

她拿起來看,跟席蘭廷抱怨:“顏色有點老。泥巴色,穿上跟隻流浪老狗似的。”

席蘭廷:“……”

他無力望天,發現雲喬也越來越會聊天,他可能帶壞了她。

怎麼好的不學,專門挑他的壞處學?

席蘭廷也知自己刻薄,有時候不說兩句尖酸話,他心裡就不痛快。他席七爺有刻薄的資本,誰還敢挑刺不成?

所以他也冇想過改。

直到他發現,他把雲喬給帶偏了,心中不免生出幾分難為情,想要改改脾氣。

“你要是不喜歡,回去換你那件蔥綠色小襖吧,那顏色鮮豔,不像老狗了。”席蘭廷說。

說完,發現自己還是冇說好話。

算了,下次再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