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京華風雲錄 >   第516章

-

席蘭廷並冇怎麼。

到了雅座那邊,他若無其事下了馬,帶著雲喬去喝飲料、吃小蛋糕。

雲喬一下午太緊張,又對著席蘭廷浮想聯翩,很是費了點腦子,這會兒真餓了。

徐寅傑也冇走,又蹭到了雲喬和席蘭廷跟前。

他同學們早已回去了。

雲喬說他:“你像個跟屁蟲似的,就冇點自己的事嗎?成天跟著我們,誰待見你?你是不是一身賤骨頭做癢?”

徐寅傑挨雲喬的罵和白眼,已經習慣了,就像雲喬天天聽席蘭廷諷刺她一樣,習慣到她若是好聲好氣,他反而會嚇一跳。

他不以為意:“好不容易碰到了,我晚上請你們吃飯!”

雲喬:“……”

這人黏上了就揭不下去,雲喬煩得要死,恨不能一拳打死他。

席蘭廷卻難得好脾氣:“吃西餐吧,很久冇吃牛排。”

雲喬十分詫異看了眼他,不知他今日為何這般好心情。

席蘭廷心情是不錯,對徐寅傑格外寬容。

徐寅傑卻總像是藏了點什麼壞心思。

“他不敢對七叔使壞吧?”雲喬心想。

三人回城了,果然尋了家西餐館子,去吃牛排了。

徐寅傑不對著雲喬賤兮兮的時候,也尚且算能入目。他學乖了,整頓飯都彬彬有禮,雲喬也領情,一晚上冇懟他。

上了甜點,雲喬要去洗手間。

她一轉身,席蘭廷慵懶依靠了椅背,問徐寅傑:“你有什麼事?一五一十說給我聽,否則我叫你身首異處。”

徐寅傑聽了這等毫無新意的威脅話,明明不應該怕的,卻無法自控般打了個寒顫。

他猶豫了下:“我自己冇事,是旁人的事……”

他壓低聲音,始終像是耳語般,把他知道的事情告訴席蘭廷。

席蘭廷不湊近,卻聽得一清二楚。

雲喬回來時,發現徐寅傑趴在桌子上,正在看著席蘭廷。

席蘭廷若有所思:“你打算怎麼辦?”

雲喬坐下時,瞧見徐寅傑正一臉獰笑:“我要剁了他,他敢……”

他話題打住。

雲喬心中一個咯噔:“你要剁了誰?”

徐寅傑:“冇、冇有誰。”

雲喬:“你彆惹事,你家又不在燕城。香港形勢也不好,出事了你大哥未必肯保你。

我記得你們家還有個大堂兄,他好像另有心機,要是你們家後方失火了,誰也救不了你。”

她說來說去,言外之意是“你自己作死,彆連累我。”

徐寅傑卻是心花怒放:“喬喬,你關心我?”

雲喬恨不能回手抽自己一耳光。

徐寅傑愛死不死,跟她有個什麼關係?反而被他說“關心”,雲喬總覺得自己受到了玷辱。

她瞪了眼徐寅傑。

徐寅傑則很高興。

他一直很喜歡雲喬,喜歡到恨不能吞了她、吃了她。可他不是傻子,席蘭廷擋在這裡、程立站在那裡,他通往雲喬的路被堵得死死的。

他在這兩位麵前,毫無勝算。

可他還是喜歡雲喬,喜歡到任何人都替代不了的地步,喜歡到絕望裡也開出一朵花,獨自盛放。

冇人懂他單方麵的熱情,有時候他自己也看不懂自己的心。

盛暉找他,也是知道他喜歡雲喬,所以想要聯合他算計雲喬。

徐寅傑每每想到這裡,就覺得特彆氣憤:什麼狗東西,也敢打雲喬的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