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京華風雲錄 >   第517章

-

從跑馬場回來,席蘭廷心情好了不少。

雲喬對他,還是雲裡霧裡,但不耽誤她開心。

她覺得自己有點卑微。

然而事情也要分情況看,七叔並非那種釣著她、又四處留情的人。所以,饒是知曉他現在不真誠,雲喬也不怪他。

過了兩日,席蘭廷果然送雲喬一本書。

說是書,其實像一本筆記——席蘭廷自己手抄的。

文字則是他床頭那些文字類似的。

雲喬拿到了,欣喜不已,翻閱起來卻發現自己看不懂。

“上次為何看懂了?”她翻來翻去,有點煩躁。

她去問席蘭廷。

席蘭廷告訴她:“慢慢看,不要著急。不懂的話先放著。”

雲喬得寸進尺:“你可以教我嗎?”

席蘭廷:“……”

他沉默著,雲喬自然以為有機會,賣力勸說:“我記憶力很好的,你教一遍我就能記住。”

席蘭廷:“不行。”

雲喬:“為什麼?”

“我懶得教你,我又不是家教。”席蘭廷道。

雲喬:“……”

那的確,她是冇資格把七叔當家庭教師的。

席蘭廷似乎覺得這話有點重,找補道:“這種古老的文字,學來也冇什麼用處,你又不是搞古文專業的。你不是要學醫嗎?”

雲喬:“也是。”

席蘭廷:“你想要這種文字的書,有一本作為珍藏品即可,冇必要非讀懂。”

雲喬被他說服,點頭道好。

而她答應了也送席蘭廷一副發繡。她這回可以光明正大的送,不需要遮遮掩掩。她回去之後,著手準備此事。

“我送他一副鴛鴦發繡,他總不至於還裝傻吧?”她想著。

隻是這個很複雜。

“還好,我頭髮厚密,要不然非得成個禿子。”

做刺繡很費腦子和眼睛,雲喬做這個也是很吃一番苦頭。

她這段日子專攻此事。

四房卻發生了一點小趣事。

席文清和席文湛兄弟倆不知從哪裡打聽到,這個月月底是雲喬生日,合夥給她買了隻金手鐲。

手鐲是空心卷草紋,不足五錢重,卻掏光了男孩子們這些年全部積蓄。他們的零花錢本就不多。

“喲,這做工還挺好,看上去份量足,像有八錢重的。”杜雪茹酸溜溜吃醋,“我過生辰,你們怎麼不知道買一個?”

席文清、席文湛都是普通的男孩子,高門大戶的優渥生活,養成了他們大大咧咧、有點愛使壞的脾氣,不夠敏感。

杜雪茹的酸,男孩子們哪怕聽出來了,不以為意。

“就這麼點點了,也不夠再買一個。”席文清道,“媽,你煩死了,什麼都要比。”

杜雪茹:“……”

席文瀾在旁邊,很想陪著笑笑,卻始終笑不出來。

雲喬懶得管她們的心思,開開心心收下了,當即戴在手腕上。她肌膚雪白,襯托得金手鐲更璀璨。

席四爺也說:“你們倆小子,倒是懂事了。”

席文清買這鐲子,有堵雲喬嘴的意思,免得雲喬把他和林榭的事說出去;而席文湛,單純的傻小子,哥哥讓他湊錢,他就真湊了。

雲喬不點破。

“等我過生日的時候,請你們吃蛋糕。”雲喬滿臉喜悅。

“不用你請,蛋糕爸爸買。”席四爺突然道。

雲喬詫異看了眼他。

席文瀾呆愣住,臉上血色一點點褪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