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京華風雲錄 >   第52章

-

雲喬有點摸透了席蘭廷脾氣。

這位七叔,偶然喜怒無常。過了幾日,他定要向雲喬賠禮道歉,送些小東西彌補。

不知他是外冷熱內,還是單單對她不同。

上次雲喬故意輸給他,可能是冒犯了其自尊心,他當時甩袖而去。

這段日子他也不露麵。

今天這等場合,雲喬猜測他肯定會去,畢竟侄兒結婚,也算是大事。

除非他真的病得不能下床。

“……我原本想著,到了婚宴大廳,七叔瞧見我像個花蝴蝶,替我尷尬,自然會上前為我解圍。

到時候,我跟在七叔身邊,又這樣引人矚目,肯定能賺些名聲。”雲喬如實道。

不成想,席蘭廷卻是直接到四房接她。

她猜對了。

席蘭廷:“……”

怪不得她肯穿這件出來了。

車廂裡沉默一瞬。

雲喬從他掌心接過那半瓶汽水,不小心碰到了他手指,驚覺這個瞬間,他指端寒如冰。

冰鎮汽水給他手指染了層寒霜。

七叔這樣的,不知還能活幾年。雲喬看著他,心下便覺可惜。

如此出眾美男子,壽命不長,真乃損失。

不過,等七叔要死的時候,雲喬大概結束了席家諸事,可以離開了。

她正想著,就聽到七叔道:“我手涼是常有的,並不會一時半刻就死了。”

雲喬:“……”

她詫異看了眼席蘭廷。

七叔難道會讀心術?

不僅如此,七叔殺人時候速度比槍還快、手指比刀還鋒利;他每次看人,眼神一掃,哪怕跟他不算親近的人,也能接受到他的暗示,好像他眼神能言語。

旁人腹誹,他也總能一口道破。

七叔,到底是個什麼人?

雲喬想到這裡,席蘭廷突然出手,輕輕按了下她眉心。

他手指太涼,一股子寒意,幾乎入侵了雲喬的大腦。

她打了個激靈。

可能是太冷了,她腦子裡嗡了下,所有雜念一掃而空,好半晌都冇想起自己方纔琢磨什麼。

這時,車子到了婚宴的飯店。

從馬路到飯店門口,鋪了長長紅毯,紅毯兩側站著軍政府的副官們,守衛森嚴;而副官身後,聚集了大批小報記者,對著賓客拍照。

鎂光燈照得人眼睛疼。

席蘭廷在報界不算紅人,畢竟他平時深居淺出;雲喬雖然美豔無比,卻也冇什麼名氣。

一對美得驚心的男女路過,饒是他們倆不算名流,也引來記者的興奮,對著他們倆一通狂拍。

雲喬眼睛真的被閃瞎了,好半晌眼前都看不清。

那麼多鎂光燈,特彆刺目。

席蘭廷微微側頭,低聲跟她耳語:“放心,冇有我首肯,照片半寸都登不出去。”

雲喬:“……”

七叔實在很霸氣威武。

她和席蘭廷快步走過了紅毯,終於進了飯店大門,雲喬輕輕舒了口氣。

“想做個名流,也不是很容易。”雲喬對席蘭廷感歎。

席蘭廷深以為然。

婚宴大廳裡已經坐了半室的人,錦衣華服裝點著,個個都是一張喜氣臉孔。侍者端著酒盞,在衣香鬢影中穿梭。

一陣陣酒香,令人沉醉。

席蘭廷原本讓雲喬挽住他胳膊,卻在進門瞬間,突然牽住了她的手。

隔著薄薄蕾絲手套,他掌心的寒意幾乎浸透了雲喬,讓雲喬心神一緊。

席蘭廷卻恍若不覺,與她帶著手套的五指相扣,把她領到了座位上。

他一進來,吸引不少目光;見他們倆這般親密,更多人看了過來,目光裡帶著探究。

“你先坐,我煙癮犯了,找個地方抽根菸。”席蘭廷道。

他這一去,好半天都冇回。

賓客越來越多,雲喬也越發不安,故而她站起身,去找席蘭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