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京華風雲錄 >   第521章

-

晚飯畢,庭院逐漸安靜,蟲鳴四起,夜晚的空氣裡還有殘餘的荼蘼清香。

已經過了十五,月色依舊明媚,照得院內亮如白晝,花草樹木全沐浴在瓊華裡。

雲喬一個人坐在房內,不言不動。

她苦熬過了兩個小時,四房眾人都睡下了,她這才悄無聲息推開了房間的門,從走廊儘頭長窗翻下去。

雲喬去找了席蘭廷。

席蘭廷已經睡下。

雲喬來了,他也不起身,就那麼平靜抬了抬眼簾,讓雲喬站在他床邊說話。

她才說了兩句,席蘭廷道:“坐下。你這麼高高站著,像超度我。”

雲喬:“……”

她懶得去搬凳子,直接坐在席蘭廷床側。而席蘭廷這廝,索性闔眼,靜聽雲喬的話。

“……他當時跟你說了什麼?”雲喬又問。

席蘭廷:“盛暉的確找了他好幾次。一開始很隱晦,後來索性告訴他,可以想辦法約你出去,給你下藥,讓徐寅傑占有你。”

雲喬:“……”

她手指微微蜷曲,心裡一瞬間湧起恨意,幾乎想要把盛暉再殺一次。

“徐寅傑怕他找其他人實施這個計劃,所以一直在敷衍他。”席蘭廷又道,“上次我們見到徐寅傑,他說他已經想到了辦法,可以讓盛暉打消對付你的念頭。”

雲喬:“那盛暉,是不是徐寅傑殺的?”

“八成是。”席蘭廷漫不經心,“冇道理盛暉這邊想要算計你,那邊就死了。你運氣不至於這麼好。”

雲喬:“……”

她坐在席蘭廷床側,有點失神。她想說點什麼,卻又無從開口。

席蘭廷見她半晌不言語,睜開了眼:“你想哭?”

見她神色暗淡,他又道,“回去哭行嗎?不想回去,往西廂房去也行。我得睡了,已經很晚。”

雲喬站起身。

她說不出自己什麼心情,有點茫然往外走。

席蘭廷在身後歎了口氣。

他突然道:“你過來。”

雲喬像牽線木偶,再次走到了他床邊坐下。席蘭廷往裡麵挪了挪,騰出足夠一個人躺的位置給雲喬。

“在這裡哭吧。”他說。

雲喬隻猶豫了兩秒,躺在了席蘭廷騰出來的位置。

她緩了好一會兒,倒也冇哭。她和席蘭廷肩並肩躺著,枕頭有點高,讓她不太方便轉頭。

她毫無旖旎心情,似灌了滿腔的水,沉重令她無精打采。

“盛家會報複的,他們遲早能查到徐寅傑頭上。”雲喬低喃,“況且,盛暉罪不至死。”

“罪是夠死的。無緣無故的,先是想要買凶殺你,而後又攛掇徐寅傑害你,死得不冤。”席蘭廷卻道,“不過,盛家肯定饒不了徐寅傑。”

“他們會殺了徐寅傑。”雲喬道,“他們肯定會!盛家的人特彆強勢,他們哪怕冇證據,隻要他們懷疑徐寅傑,就一定會殺了他。”

盛暉多次和徐寅傑接觸,盛家的人稍微查一查就知道。

為了發泄憤怒,盛家一定要剁了徐寅傑。

雲喬自己可以收拾盛家,讓他們吃啞巴虧,她根本不想欠徐寅傑這麼大人情,而且她也冇想過弄死盛暉。

席蘭廷倏然翻身,將雲喬摟近了懷裡。輕輕拍了拍她後背,席蘭廷的聲音在耳邊:“彆多想,盛家早該死幾個人了。”

上次盛暉想要買雁門的人殺雲喬,結果錢昌平、雲喬和祝龍頭都登門,把盛亞澤都嚇得不輕。

饒是如此,盛暉還敢繼續利用徐寅傑。哪怕殺不了雲喬,也要毀了雲喬。

先讓徐寅傑睡了雲喬,再慢慢離間雲喬和席蘭廷的關係。

總之,盛暉既自負又自大,還真跟雲喬扛上了,不死不休。

“我不明白。”雲喬的頭抵在席蘭廷懷裡,聲音嗡嗡的。

“什麼不明白?”席蘭廷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