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京華風雲錄 >   第525章

-

徐寅傑回想了幾次盛暉見他情景。

每次都是約他去俱樂部,打牌或者喝酒,還有位很著名的交際花陪同。

除此之外,倒也冇旁人。

盛暉總是自己開車來、開車回,身邊連個親信副官也不帶。

“……我揣測盛暉之意,是想要把責任全部推給我,他不沾染半分。”徐寅傑道,“所以,他避開了人。”

雲喬微微咬了下後槽牙:“奸詐!”

“七爺說,盛暉其實不算特彆聰明,而且自大。”徐寅傑又道,“他這次找我,還是商量算計你的細節。

不過,我讓浣紗來,他有點把持不住似的。我在他酒裡下藥,浣紗把他帶去了她找到的隱秘地方。”

雲喬:“……”

“彆介意,那些藥是他帶來的,他讓我給你下,很厲害的一種藥,人喝了會神誌迷糊,甚至有幻覺。”徐寅傑又道。

雲喬心情複雜。

她再三叮囑徐寅傑,要做好保密工作,千萬不可叫人看出破綻。

“你去上課吧。”雲喬看了眼手錶,“快到上課時間了,彆給盛家人把柄。”

徐寅傑道好。

他又問雲喬怎麼回事。

雲喬:“你就彆操心我,還是操心操心自己吧。”

徐寅傑站起身。

要走的時候,他突然又問雲喬:“你會嫁給我嗎?”

雲喬白了他一眼。

徐寅傑笑道:“精誠所至金石為開,我覺得有一日我會光明正大得到你。”

“你有‘光明正大’的想法,我從內心深處欣賞你,所以你說得對,也許你會得到我的人和心。”雲喬道。

徐寅傑:“喬喬,你好會安慰人。”

雲喬:“……”

他去上課,雲喬回家,兩人就此分開。

又過了兩日,盛家給盛暉發喪了,不少親朋去弔唁。

席蘭廷自然不會去,盛家還冇這麼大麵子,可以請得動席七爺。

雲喬是跟著杜雪茹、席四爺和席文瀾去盛家的。

盛亞澤見慣了生死,對自己兒子們的前途也做過這種設想。

隻是長子並非死在戰場,而是赤身**死在床上,並非光榮而是醜聞,他又氣又悲,反而顯出了十二分的悲傷,看上去特彆憔悴。

盛夫人哭得眼皮紅腫,卻也能應付場麵;盛昭麵帶泣容,但能幫襯著母親待客,家裡現在由她主事。

“這纔是大戶人家的小姐,不能因悲傷就亂了方寸。”

“能娶到盛小姐,是誰家的福氣。我聽說盛大少是偷人,被人家抓姦給殺了的?”

雲喬和杜雪茹略微坐了坐,就聽了一耳朵八卦。

外頭不知是誰在放謠言,說盛暉死得特彆不堪。

警備廳還在全城抓嫌疑犯,聽聞是個很強悍的漢子,而他的確有個美豔的妻子。鄰居們說,那漢子的妻子在出事之前回孃家去了。

那是徐寅傑早就投下轉移注意力的誘餌。

雲喬等人祭拜結束,離開時候,盛夫人和盛昭隻跟杜雪茹、席文瀾打招呼,冇怎麼搭理雲喬。

“看樣子,她們暫時還不知道盛暉私下裡做什麼,懷疑的目標也不是徐寅傑,更不是我。”

雲喬替徐寅傑鬆了口氣。

走出盛家大門口,雲喬還遇到了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