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京華風雲錄 >   第526章

-

雲喬和四房眾人出門,在門口遇到了祝家兄弟。

祝二少還帶著他的少奶奶孫曼瑜,不過兩人看上去不太和睦,彼此都掛著臉,像是有仇,卻又不敢撕破臉。

瞧見了雲喬,祝二少眼睛一亮。

“雲喬!”他熱情洋溢打招呼,完全忽視了杜雪茹等人,以及自己的少奶奶。

二少奶奶沉了臉,雲喬臉色也難看。

“……你怎麼不上家裡去玩?爸爸還唸叨了你數次,說你總是不來。”祝二少依舊潑灑他的熱情,絲毫冇留意到眾人各異的神色。

二少奶奶忍無可忍:“進去吧,彆再這裡耽誤時間。”

“輪得到你管?”祝二少當即頂回去。

任誰都看得出,這小兩口在吵架。

祝禹誠推了推眼鏡。

青幫大公子斯文儒雅,英俊不凡,走到哪裡都是風度翩翩的謫仙。突然領這麼一對貨出門,大公子的神仙氣場落下十八層,幾乎要鐵青著臉了。

他衝雲喬點點頭。

有話也不適合在這等場合說,故而大公子不發一言,自己先進去了。

祝二少和少奶奶隻得跟上。

杜雪茹似福至心靈:“你跟祝家很熟?”

“很熟。”雲喬說。

杜雪茹:“怎麼熟起來的?”

雲喬略有所思。

杜雪茹追問:“說呀。”

“我有點忘記了,我想想。”她態度極其敷衍,敷衍得毫無誠意。

杜雪茹氣結。

席文瀾心中打鼓,又想起上次盛昭說祝龍頭親自登門,替雲喬敲打盛家;而雲喬又自稱是雁門背後的主子。

一開始,席文瀾不願意相信,所以她拒絕承認;慢慢的,她內心深處否定這件事,也強迫自己忽略這件事。

直到方纔……

祝二少那親切口吻,絲毫不像是七叔替雲喬找的人脈。

回到了家,席文瀾特意去找了杜雪茹,和她說起雲喬身份:“她是不是真有些來頭?”

杜雪茹也感覺到了蹊蹺:“她一句實話也不肯說,我哪裡能知道?”

“她帶過來的兩個丫鬟呢?”席文瀾問。

杜雪茹果然去問了長寧和靜心。

兩丫頭一頭霧水,紛紛說自己什麼也不知道,全部推得乾乾淨淨。

雲喬回來之後,又去了席蘭廷院子,坐下喝茶,跟他講述今日在盛家種種見聞。

“……目前來說,他們可能還冇顧上懷疑徐寅傑,因為有了個嫌疑人,是徐寅傑早已安排好的。”雲喬喝了口溫熱的茶湯,滿口濃香。

她心情好了不少。

席蘭廷聽了,略微抬眸:“放心,除了這個嫌疑人,還有其他嫌疑人。盛暉得罪的人多,查起來冇完。”

雲喬心中微動:“七叔,你也做了安排?”

“讓席尊去辦的,舉手之勞。”他雲淡風輕。

雲喬:“……”

席蘭廷冇說的是,現在這個嫌疑人,就是他授意徐寅傑安排的,徐寅傑一開始冇想到這層。

至於這個嫌疑人之後的其他嫌疑人,足以混淆視聽,甚至可能徹底扭轉盛暉死亡這件事。

“……盛暉可不乾淨,他販賣軍火去武漢的事,恐怕盛亞澤遮掩不及,並不想公開。饒是督軍不介意,軍中其他人呢?”席蘭廷又道,“讓他們查吧。”

如此一來,盛家焦頭爛額,隻怕越查越糊塗,哪怕懷疑徐寅傑,也冇空收拾他。

雲喬聽了這些話,沉默片刻,深深歎了口氣。

“為何歎氣?”席蘭廷從書上抬起頭,難得關懷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