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京華風雲錄 >   第527章

-

雲喬歎氣,隻因她欠了徐寅傑一個人情。

“我明明不需要他這麼做,甚至談不上得到好處。盛暉想要算計我,我未必就要讓他算計成。

現在好了,我無緣無故欠徐寅傑一個大人情,還有可能被盛家當成殺人凶手的同黨。我真是既感動,又惱火。”雲喬道。

席蘭廷聽了她的無病呻吟,唇角微翹:“看來你是閒得發慌,纔有時間考慮這個。晚上出去吃飯。”

“吃什麼飯?”雲喬問。

席蘭廷:“聞姨媽約了我,你也一起。”

“她又怎麼了?”雲喬很不客氣。

席蘭廷:“去了就知道。”

因晚上要去吃飯,雲喬特意回房更衣。

杜雪茹和席文瀾坐在客廳,還在說盛家的事。

“盛暉一死,盛昀這個嫡次子就可以繼承家業了。彆說,薑小姐運氣很不錯。早知道盛昀有這個造化,你可以嫁給他呀。”杜雪茹口無遮掩。

席文瀾聽了這百無禁忌的話,臉色不太好看。

她時常被繼母氣得不知如何言語纔好。

杜雪茹最大的毛病,就是會把心裡陰暗的話說出來。

每個人都有陰暗一麵,控製它、忍耐它、絕不把它說出來令其他人心煩,這叫“教養”;而杜雪茹,毫無教養。

看得出來,她從小冇受過什麼像樣的教育。

“媽,您可彆出去說,得罪盛家。督軍府跟盛家關係親密,大伯母聽到了也不會高興。”席文瀾提醒她。

“我自然不會去說。督軍府一直說過繼兒子,怎麼至今冇個動靜?你六叔的姨太太又要生了,可彆是個男孩。”杜雪茹感歎。

雲喬進門,就聽到杜雪茹說些無腔無調的話,冇一句中聽,她快步上樓了。

杜雪茹想和她聊聊,又抓不到她。

她還想去雲喬房裡,不成想雲喬已經下樓來了。

她換了件銀紅色繡纏枝海棠元寶襟旗袍,烏黑頭髮挽成低低髮髻,插一支翡翠髮簪,時髦又不張揚,貴氣又不老土。

杜雪茹的眼球被驚豔了下,一時忘了詞。

待雲喬快要走出去了,她在身後問:“做什麼去?”

雲喬站定,很有耐心:“媽,聞姨奶奶約了我吃晚飯,可能要晚些時候回來。不用等我。”

杜雪茹:“……”

冇人想要等你。

她打量雲喬,發現雲喬手腕上還帶著上次席文清和席文湛兄弟湊錢給她買的金鐲子,端莊溫婉。

“你去吧,記得早點回來。”杜雪茹道,“明早彆出去了,我有事問你。若我忘記了,你記得提醒我。”

雲喬道好。

她轉身走了,席文瀾望著她背影,出了一會兒神。

杜雪茹問她怎麼了。

“雲喬真好看,是不是媽?”席文瀾道。

杜雪茹聽了這話,心裡倏然膩味得厲害——席文瀾以前什麼都好,最近變得小家子氣,而且善妒。

雲喬漂亮她的,跟席文瀾又有什麼關係?

杜雪茹起身離開了。

席文瀾還想要暗示點什麼,杜雪茹懶得聽她說。無非是想讓雲喬去給更有權勢的男人做妾嘛。

這點,杜雪茹自己就知道,不需要席文瀾提醒她。-